人生的減法

或許在不少人眼裡,我是一位罪大惡極的人,我也並不否認;但那已是從前的我。在工廠遇到了一位十三年前於台北監所認識 […]

人生的減法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