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more

臺灣工藝之家 黃麗淑的漆藝世界

黃麗淑從民國六十五年到竹山高中美工科教授竹工藝,六十六年轉任臺灣省手工業研究所擔任竹木工藝產品設計與廠商輔導業務,進入工藝領域已超過四十年,七十三年開始追隨陳火慶老師學習漆器技藝也超過三十年,從接觸豐原地區的漆器產業觸發對臺灣漆器工藝發展歷史的田野調查,建構臺灣漆器工藝發展的社會與產業歷史圖像,基於職務的歷史傳承使命感而規畫辦理的漆藝傳習計畫,退休後先後接受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與國史館臺灣文獻館的委辦研究案,對其漆器類典藏品進行技法、形制、產品文化內容的研究分析、分類建檔,因這兩館典藏品分別前者主要為日治時期日人在臺灣以臺灣的生活文化為題材而發展出深具臺灣文化風格的漆器產業—蓬萊塗,而後者為臺灣文獻館典藏的則是日治總督府日用的日本高級蒔繪漆器,從研究觀摩中學習到更多的漆藝文化與技藝之美,這些成長的歷練成為個人漆藝的養分,常懷感恩之心。

Read more

端午禳毒避疫

  農曆五月五日端午節,是夏季很重要的節日之一,除了一般民眾所知的屈原傳說,也融合了對「惡日」的禁忌(農曆五月是仲夏疫厲流行的季節,五月五日更惡,今日端午仍有許多禳毒避疫的習俗)。

Read more

正月開工

  一般公司行號、店家會在正月初五開工,此時也會拜拜迎接財神,傳說五路財神並不是在正月初四下凡,而是初五才返回人間巡視,因此才有民家初四接眾神、商號初五迎財神的習慣。正月開工的吉日每年不一定相同,至今大家仍會選個開工時辰拜拜,祈求一整年的事業順利。

Read more

鐘永和的光影人生--「行」男攝影,行腳台灣

    「在二○一○年九月十九日開幕的第十屆平遙國際攝影大展中,臺灣攝影家鏡頭下的寶島風景和鄉土風情獨領風騷。四面環海的寶島臺灣,因其獨特的自然風景、人文意境,成為很多人的嚮往之地。」~新華網山西平遙報導。

    鐘永和老師在二○一○年十月初結束此次參展行程,從平遙風塵僕僕的回到台灣,此次策展的辛勞也有了代價,這回展出的「海洋台灣.人文島嶼」有一個獨立完整的台灣館,展出期間廣受好評,因為台灣攝影家的作品富有變化,包涵多元的觸角,懂得用自己的觀點、想法去多嘗試、多變化,融合台灣獨有的情感,展現細膩的影像故事。

Read more

臺灣鄉城素描—鐘永和一甲子攝影

鄉城素描,人生歲月起錨,一種自然,豁達逍遙開朗,生活鏡頭,隨緣即興看見。──鐘永和

近幾年鐘永和陸續舉辦攝影展,展現走過台灣的每處足跡,拍攝當代台灣鄉城人文帶來的深沉情感。自1980年代開始即用影像紀實臺灣,關注鄉城,歷經35年的光影歲月,拍攝達五十多萬張照片,如今鐘永和儼然成為臺灣美學歷史的一部分。

Read more

與李轂摩的緣分 讓畫旅更上層樓

與南投知名國際書畫大家李轂摩的結識,對蔡俊章而言,無疑是繪畫路程中很重要的一個進展。特別是在南投擔任局長時,拜地利之便,只要有空,他就會登門拜訪,就畫畫、就他所鍾愛的田園景色,美麗的自然萬物,侃侃而談。「在警界,他能這樣鍾情於藝術,是很不容易。」談起現在人稱「臺灣蝦王」的蔡俊章,與他亦師亦友的李轂摩莞爾一笑。

台灣金融研訓院裝置藝術TABF
Read more

浩瀚心靈-藝術家鄭裕家專訪

        曾操刀製作台灣金融研訓院LOGO的鄭裕家,獨一無二的複合媒材藝術創作革命新穎,令人驚豔。從小即展現過人的繪畫及工藝天分,學業雖不出色,但在手藝跟繪畫上卻有不輸人的決心。加上家人的大力支持,進入復興商工後確立志向。1997年榮獲全國家俱競賽首獎,之後投身新藝術創作,近四十年間創作無數,一路走來始終緊握夢想,永不言棄。

種下一片希望 《遠見雜誌》提供
Read more

只有最好的,才能最久

林場下方的一條小路旁,矗立著一棵高度超過三層樓的大牛樟。它,就是賴桑種下的第一棵樹。

三十年前,它只是一棵十五公分高的小苗;如今,已是雙手合抱仍差三十公分的參天巨木。偶爾,賴桑還會走到這棵樹下,摸摸它粗糙厚實的雲狀斑紋樹皮,遙想當年的辛勞。

每次賴桑開車來看它,就算森林裡空無一人,他仍習慣在停好車後,「叭!叭!」按了兩聲,「這是告訴大家,我來啦!」

「這棵牛樟才是賴桑正港的『大』兒子,」賴桑的大兒子賴建忠笑稱。

當時,賣牛樟苗給賴桑的園藝公司用插枝法,是將修剪下來的牛樟枝浸泡發根液後,再移植到土中。雖然生長速度快,但因為缺乏主根,長到七、八年,就會莫名其妙枯死。賴桑不敢冒險,只敢零星種幾株試水溫,這株牛樟,便是當年的倖存者。之後種的樹木,便以肖楠為主了。

幫忙打理林場的退休教官謝正文,認識賴桑超過十五年。一九九八年左右,謝正文每天傍晚都在大雅區大明國小操場慢跑,有個中年人也經常在那兒練跑,兩人便成了點頭之交。

下下籤如何變成上上籤

媽媽躺在床上無法起來已經有好一段時光了,也因此她的活動範圍越來越受到限制。她常常苦笑著說:「真像是坐牢一樣,那裡都不能去。哎。」記憶中媽媽很少嘆息,她的忍受力和達觀是少見的。可是到了這樣的景況,她的無奈漸漸從眉尖的皺紋中浮現出來。

Showing 11–20 of 22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