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9 10 00002

放下得失的觀念 -慧律法師

分享給朋友

  2014 09 10 00002

        人生常有許多無奈。比如,男孩子失去女朋友,痛苦得要死,要上吊、吃安眠藥、舉槍自殺、喝農藥,在台灣很多喝農藥自殺的。他們就是不瞭解,有些東西得到了,不見得就是好的。像台灣的大家樂賭得很盛行,賭得很瘋狂,有一個人很少中獎,後來去簽六合彩,中了四百多萬。去領錢的時候,卻遇到四個人,拿了武士刀出來,叫他把錢放下。台灣現在的治安已亮起紅燈,很嚴重了。

  有一天,內政部長許水德先生來拜訪我,他希望藉宗教的力量來改善社會風氣,用因果觀念來勸人為善。其實,新加坡的治安這麼好,如果能加上佛教的因果觀念,那就更好了,會使新加坡的社會國家更進步。有因果觀念後,人們就不敢去犯罪。比如說你叫我去綁票,打死我,我也不幹,叫我去殺人,我也不會去做,因為我有戒律的觀念。

  但我們剛才說那個中六合彩的人,到銀行領錢時,遇到四個人叫他把四百萬放下。他曾是海軍陸戰隊,身體很壯,雖然對方持刀搶劫,但他不甩這一套,因為他學過跆拳道。於是就大打出手了,結果四個人被他打死了兩個,但他身上也被砍了二十多刀,後來不治死亡。

  我們有個假設,假使不要中四百萬,也許就不會死。因為得到橫財,致使身中二十幾刀。所以我說:「諸位佛友,有錢沒有錢,學佛好過年。」因此,我們要放下得失的觀念,有錢不一定很好,有女人也不一定很好,擁有權力也不一定很好。也許會惹上殺身之禍,這很難講喔!平淡過日子,不是很快樂嗎?

一段因緣

  接著要講一段我自己以前的事,那段日子是我這生當中最痛苦的時候。那時我讀高中三年級,交一個女朋友。雖然我這麼矮,也有一段羅曼蒂克的戀愛史。但今天我出家,並不是失戀才出家,這一點必須先說明清楚。

  高三時交的這位女朋友,是我妹妹同班同學的姊姊。當時,我唸台北建國中學,那是一流的學府,分數非常高,在幾萬名考生中,才錄取幾千人,很難考上的。那時我教她數學,一教就教出了感情。

  後來她媽媽不同意,她對女兒說:「妳交的這位男孩子,長得很英俊,但是很矮。還有,妳看他臉色青黃不接的樣子,可能活不到三十歲。」

  好在,我今天已經三十八歲了。

  那個時候,由於她媽媽反對,我們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不久就離開了。可是,因為第一次談戀愛,純純的愛,分手的時候很痛苦。哪裡像現在是老船長,不會暈船,現在是了解、太了解了。以前又不知道佛法,不知道怎樣過日子,每天想看書,她的倩影就跑出來。只要聽到電話聲響,就想是不是她?很緊張。後來人家不要我了,我也就決定不要她了,是她先不要我,我當然也要放下。

  唉呀!朋友啊,你們不知道那種感情的痛苦喔!要放下那段情,實在很難!很難!真的沒有那麼簡單。沒有被火燒過的人,不知道火的厲害,你明明知道沒有緣,要放下就是沒辦法。

  後來就跑去台北大橋,想著橋下的河水這麼深,跳下去就OK了,很快就解決了,就解脫了。但再看看這麼高,那不行啊!跳下去?不行,太痛苦了,死也要找一個快樂的死法啊。於是從臺北橋走下來,在淡水河邊走著走著,走在淡水河邊還是很痛苦。再想一想,衝下去淹死就算了。那時是冬天,摸摸淡水河,啊!好冷喔!這跳下去萬一沒死,就麻煩了。死了就一了百了,沒死會感冒,還要吃那種﹁黑矸標﹂,太麻煩了。後來想一想,不行,家裏還有母親。唉!那種思念的執著,真的很痛苦。

  後來,我讀到一位美國博士所寫的︽青年人的希望︾,這本書寫得太棒了。又看到︽人生的座右銘︾,那時還沒有接觸到佛教,如果那時已經接觸到佛教,那就太簡單了。她要離開那就趕快,我好方便﹁唸經﹂,妳不要吵我。但當時在我最痛苦之時,我翻到這本書,才讓我度過最痛苦的時刻,它寫著:﹁時間總會過去的!﹂意思是說,時間慢慢地會消失,痛苦也會消失的。

  假設說,我得到她,跟她結婚,也許現在已經開始吵架了,那可不一定喔!所以你看到漂漂亮亮的,那都是短暫的,那些都不是真實的。有一天她就要去整容、拉皮,還要割屁股來補臉皮。台灣以前有很多歌星影星都這樣子,多麼痛苦,為了這個臉皮。所以說,我要告訴諸位,當你今天面臨最痛苦的時候,你要認命,你要明智的告訴自己:「時間總會過去的!」

文殊講堂提供

  • Share post
佛祖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