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博士 陳德信/攝影 長庚生技/提供

獻給神聖的你--楊定博士一專訪(下)

分享給朋友

楊定一博士 陳德信/攝影 長庚生技/提供
楊定一博士 陳德信/攝影 長庚生技/提供

5.臣服於一切命運的安排,臣服於好壞消息,可以讓我們活在「這裡!現在!」但會不會年輕人也因而不努力、不奮鬥了呢?

  這問題其實是相反的,年輕人並不會因此不努力、不奮鬥。當有臣服的動作,表示事情已經發生,向它抵抗作對是沒有用的。這樣做只是耽誤,給自己心理上的反彈,帶來痛苦和煩惱。

  一個人投入到瞬間,剛好是顛倒的。反而處理一切能夠更順暢地完成,不去浪費時間,完全投入把自己交出來,生命會帶著你完成所有事情,自然選擇最好的答案、指引的道路。

  書中我使用心流的例子,表達人類自古以來能突破局限,就是靠這方式而來,把自己跟瞬間合一,享受這個瞬間,讓心流進入到無思無想狀態才能完成。這樣的例子在各個領域數也數不清的。

  所以說,這不會對年輕人有負面影響,正好相反的,是正面影響。也不光是年輕人,任何人要在領域中突破,是離不開這種狀態。

神聖的生命,也就好像不生不死的光,本來就存在。 長庚生技/提供
神聖的生命,也就好像不生不死的光,本來就存在。 長庚生技/提供

6.感覺您是天主教徒,卻相當推崇佛教的《心經》,為什麼?

  我從沒想過由宗教的角度來談這問題。

  大聖人透過語言跟弟子分享,這其實很像是個指南針或是羅盤,指引我們人生方向,分享自己體悟,帶領著眾人走向神聖。我只是把宗教當作類似手冊說明書,像我是一位科學家,宗教就像過去探究生命的科學家留下的手冊,我個人再去體驗、實驗,驗證前人的智慧。

  像我本身是天主教徒,很喜歡閱讀《聖經》,從小就耳濡目染在耶穌事蹟當中。長大後,漸漸體會經中所記載的內容,理解之後又延伸到佛教、道教等其他宗教。發現雖然不同文化背景,最終大聖人們領悟的都是一樣的,可當作一種珍貴的補充說明。

  《心經》是我見過用最簡潔字句表達出最高的智慧、最精華的法。《心經》將一切都否定,一切都是空,任何我們所能表達的方式都不是真實,透過「有」和「空」來說明,彙整何謂覺悟的生命。這真是太了不起,兩千六百年前佛陀用如此扼要話語表達一切。

  從我的角度來談,我並沒有用任何宗教派別或是觀念來談,最多只是當成和我個人理解對照參考,看個人理解是不是能體會到各個宗教經典所表達的意思。

楊定一博士  陳德信/攝影 長庚生技/提供
楊定一博士  陳德信/攝影 長庚生技/提供

7.人生最大的目的與考驗就是把真正的我找回來,但是那個我一直都存在,只是我們都忘了?為什麼會這樣呢?

  當我們有肉體時,便會忘記真正的我。來到這世間,就已經受業力的法所牽引,順著這個法活一輩子。我們存有的身心,本身就是透過種種的制約、業力組合而成。

  可以說,我們本來是一體、是無限,我們存在於每個角落。但我們透過腦意識,專注在某個角落,由原先的無限落到局限,形成一個小我。透過小我觀看世界種種現象。當我們把自己投入到一個「身分」,便是經由腦所投射而來,這就是小我,就有分別。

  我們忘記世間是透過我們的腦投射出來的,這或許一般人很難了解。例如睡著了,「我」所構成的世界就消失。我們理解的一切,是從局限的腦投射出來,投射只能看到一個角落,但整體由許多角落組合而成,所有的角落被包含才是真正的整體。

  當我們把小我轉到一體、整體,其實就是把真正的我找回來了。腦意識的邏輯是比較而來的,長、短,白、黑,好、壞,胖、瘦等,分別比較的思考,是無法體會到一體。所以我才會說,要跳出來打破這框架,回到真正、真實的我。

  更進一步談,也談不上是目的。目的本身就是腦投射出來的,是語言限制而來的。也可以說,沒任何目的。當我們談自由,其實也不曾自由過,自由本身就是透過腦思考而來,是跟其他條件情況組合而成的概念。

  我還是要強調,我們本來就是一體,因為忘記才產生目的,要去找回來的目的。

  當我們連目的都捨棄,就會發現這世界本來就是完美、完整的,不需要透過腦去判斷或是追求任何目的。

  最大的好事,就是醒覺。醒覺,自動就知道該做些什麼,對周遭眾生可以帶來最好的結果。這種效益,一般人以為要去「動」,去「做」才可以達到,其實完全是相反的,一個人只要醒覺,他就已經對周遭世界做出一種轉變。

制約是個能量場,由瞬間到瞬間,這一生到下一生,不斷地透過形相再生。 長庚生技/提供
制約是個能量場,由瞬間到瞬間,這一生到下一生,不斷地透過形相再生。 長庚生技/提供

8.宗教上的儀式、咒語、靜坐、唸佛、禮拜,可以幫助我們回到醒覺的狀態嗎?

  這些方法都很好,可以幫助我們安定下來,消失念頭,把全部的生命浮現出來。也可以這麼說,醒覺我們本來就有,跟任何咒語不相關。但是這些方法有重複性,可以讓我們念頭消失或減少,讓我們回到本來就存在的寧靜。這些方法只是讓我們比較容易去體會,何謂無色無形,何謂「空」、「在」,讓我們更容易地從外在翻身回到內在,做一個反省,最多也只是這樣的作用。

  走到最後,這樣的功夫或是狀態,最重要最難的部份是跟生活結合。假如沒能理解真正的真實,只讓自己落在「定」的狀態,本身還是與生活隔離。我過去觀察而來,大部分人都沒法做到跟生命結合,練習是練習,生活是生活,是分開兩回事。

  就我理解全部的法門可以濃縮成二個法門,一個是「臣服」,一個是「參」(類似佛教禪宗的參話頭)。關於「臣服」,我在《全部的你》跟《神聖的你》用許多篇幅解釋說明,回到「這裡!現在!」相信有個不生不息的宇宙,它成為我們的背景,不必去想追尋著,它始終存在。人間的無常,是透過腦所投射局限下的反應,我們只要有信心宇宙是完美,把自己交給生命、宇宙,臣服在其中。臣服到最後,會發現還有個人知道被臣服,簡單地一個念頭「這人會是誰呢?」「就是我。」這部分就會引出第二個法門,﹁參﹂。

  一個人透過念佛、唸咒、禮佛等這些儀式,到最後還能知道跟佛合一,還知道有個念頭,回過頭來問「我是誰?」這樣一路地走下去,將來源找出來。每個人自行體會,找到最後還剩下什麼?我可以說,到這時候沒有第二條路,會逼得我們不得不醒覺。

  前面也談過,醒覺不透過任何方法,本來就存在。它的概念是「在」、「空」,而不是「動」、「做」才能得到。醒覺是透過恩典(grace),透過種種條件的組合,這時點到了,我們也就醒覺。醒覺後,還是得靠自己隨時回到「瞬間」。

  醒覺就是從腦的狀態,回到心的狀態,也可以稱之為「空」、「沒有」、「全部」、「在」,是個一體觀念,從局限落到無限,透過無限體會到一切。

  我們要好好把握這機會,人是萬物中唯一能夠醒覺。萬物隨時都在一體意識之中,但唯獨人可以反省,由內心看到自己。這說來也很有趣,萬物缺乏人類二元對立的觀念意識,而人類因為二元對立意識太過發達,反而有機會從二元對立意識中跳脫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花如此龐大的篇幅寫下這些,人類的腦長期發展到今日已經非常發達,現在是非常好的時點,讓我們可以反省、醒覺過來。

  祝福各位讀者也能順利醒覺,體會到瞬間「這裡!現在!」,輕輕鬆鬆地找到自己,明白原來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佛祖心採訪團隊 王大綱文字整理

  • Share post
佛祖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