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生命

分享給朋友

當毒犯跑腿的保羅

  保羅就生長在單親的家庭。有一天,滿臉憂愁的媽媽帶著他來如來寺求助。她一見到我就哭哭啼啼地哀求:「法師,請你救救我的孩子,他正被毒梟追殺!」

  跟隨母親到如來寺的除了十三歲的保羅,還有四歲的弟弟和三歲的妹妹。保羅的媽媽告訴我,他自小失去父親,自己當鐘點工人只能賺取微薄的收入養家糊口。

  在貧窮環境中長大的保羅,眼見身邊的朋友都擁有他所沒有的物質享受,就想走捷徑賺快錢。為了滿足自己的物質需求,當了毒犯的跑腿。按照行情,小孩每次替毒販帶白粉的酬勞是大約五塊錢。對於無知的小孩來說,只要把一小包毒品從這個小鎮帶到另一個小鎮是易如反掌的工作。不幸的是,保羅在運毒時因為和朋友玩耍丟失了一包毒品,毒犯要他賠償巴西幣二五○元,如果不賠就要把他殺掉,毒販是要對其他當毒犯跑腿的小孩起殺一儆百的作用。

  面臨生死關頭的保羅懊悔地向母親哭訴:「媽媽,毒梟要追殺我,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一直被蒙在鼓裡的母親儘管生氣,卻也不忍心眼巴巴地看著孩子送命,因此只好硬著頭皮,提心吊膽地向毒梟求情。幾番討價還價之後,毒犯最終稍為讓步,答應以五個月分期付款,每月還五十元。保羅的媽媽哀求毒梟:「我每月連十元的儲蓄都沒有,哪有能力償還五十元?」毒梟無情地說,如果不還錢,就一定殺掉她的孩子。

  保羅的媽媽想到一個辦法,每天帶著孩子去垃圾場撿一些可以變賣的瓶瓶罐罐,希望每月能湊足五十元還給毒梟。奈何,禍不單行,在一次撿垃圾的時候,媽媽誤踩到一個爆炸物,雙腳被炸傷,因此再無法去垃圾場撿破爛了。眼看走投無路,有人指點保羅的母親:「你趕快去找如來寺的法師,看他有什麼辦法幫你。」

  保羅的母親聽後,立刻來向我求救。我像法官一樣嚴肅地審問保羅:「你有沒有悔改之意?以後還敢不敢去做這種事情?」保羅慚愧地低頭說:「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會去販毒。」我和其他法師商量,大家都同意幫忙保羅度過難關。我對保羅說:「我們願意幫你,但是必須附帶條件,你每天放學後來如來寺做功課、還有做義工、幫忙打掃工作。」保羅欣然答應。從此如來寺多了一個小義工,由資深的職事負責教導功課和引導他打掃落葉,一直到把欠毒梟的二五○元巴西幣還清。之後保羅也考進了「如來之子」。

意志堅強的莎莎

  十一歲的莎莎命運坎坷。父親早逝,母親又因為涉及性工作而死於愛滋病,遺下孤苦伶仃的她,只能投靠外婆。原本住在貧民窟的她只要步行就能到如來寺,後來為了遷就外婆的工作地點,搬遷到貧民窟對面的住宅區,導致她必須搭公車才能到如來寺。

  有一天,我好奇地問她:「你怎麼會有錢搭公車?」

  她回答:「我並沒有錢,但是我每次都跟司機說我要去讀書,請求他讓我搭免費的順風車。」

  不過,並非每次都可以順利搭到順風車,因此如果沒遇到公車,她就得靠雙腳步行到如來寺,因此往往錯過午餐的時間,步行回家時又錯過晚餐的時間。

  對於這位意志堅強的孩子,我很想知道她背後的推動力,所以就探問她:「你來如來寺那麼辛苦,為什麼還要參加『如來之子』?」小小年紀的她,天真地回答說:「因為這裡有家的感覺,有一群好朋友。」

  雖然生活清寒,但是她的臉上卻充滿了「希望」,她克服一切障礙,堅持參加「如來之子」音樂培訓課。

愛吃巧克力的蘇紮

  蘇紮是一位愛吃巧克力的小男孩。一天,老師氣沖沖地向我投訴:「師父,把蘇紮開除!」

  「怎麼啦,他不乖嗎?」我先問明原因。

  老師說:「他都去滴水坊偷吃巧克力,被職員發現了,向我投訴!」

  於是我召見蘇紮問個明白:「你是不是很喜歡吃巧克力?」他點點頭。

  「你是不是去了滴水坊,沒經同意就拿人家的巧克力?」我再問。

  他再點頭默認。

  「你知道這是要被開除的嗎?」我問他。

  「知道。」回答之後,他就哭了起來。

  「你是不是不想留在『如來之子』?」我問他。

  「沒有!沒有!我很喜歡『如來之子』。」他忙著澄清。

  「你不是答應遵守校規五戒嗎?你如果很想吃巧克力,可以跟老師講,沒有問過就擅自拿別人的東西,就是犯錯,甚至以後很多人都會不信任你,你明白嗎?」我耐心地開導。

  蘇紮沒說話,只點點頭。

  我拿出一大包巧克力對他說:「你盡情吃吧!」蘇紮萬分驚喜,但是我也對他說:「分給朋友一起吃。」

  幾年後,當蘇紮見到我時,主動開口說:「法師,我現在已經不吃巧克力了。」

  我知道他話中之含意,兩人心照不宣地笑了。

  不過,這一次是蘇紮送我一大包Bom Bom巧克力。

喜歡唱歌的伊杜爾妲

  伊杜爾妲是黑人後裔。她自小很喜歡唱歌,參加「如來之子」音樂班後,她的音樂天分充分地發揮出來,她總是歌不離口,吉打不離手,從早到晚都彈彈唱唱。她的母親說,她只有在睡覺時才讓嘴巴休息,上課時更是認真用功學習。

  「如來之子」音樂班,點燃了伊杜爾妲未來的心燈,她希望將來能成為音樂老師。如今已亭亭玉立的她,在大學上課之餘,也在「如來之子」教導英文及音樂課。

酷愛跳舞的瑪麗

  瑪麗是個意志堅強,酷愛跳舞的小女孩。她先天雙腳雙手萎縮,只能像電影《汪洋中的一條船》中的男主角鄭豐喜一樣用膝蓋走路。據說是因為母親在懷孕時誤服藥物所造成的後遺症。幸好她的頭腦沒受影響,充滿內疚的父母當她如天使般地疼愛。

  她沒有腳能跳舞嗎?很多人都有這個疑惑。但是她不只克服生理的缺陷,還能一邊跳舞一邊唱歌。她的優異表現受到Samba學校讚賞,受邀到嘉年華會遊行車上表演。這個孩子堅韌的生命力和不向命運低頭的精神,非常值得大家學習。

  自「如來之子」計畫實行以來,有數千名孩子受惠。雖然他們在貧困的環境中長大,但是經過老師用心地教育,他們給自己的生命畫上美麗的彩虹,走向光明的未來。

  經過十多年的耕耘,「如來之子」計畫已逐漸看到成果,有的孩子已進入社會或是到大學深造,也有人當了軍人、當了導演、當了司機、當了售貨員、當了麵包師等。「如來之子」計畫也對當地社會治安產生了正面的影響。我們知道改變大人很難,就先讓孩子改變。這些接受了五戒及道德教育的小孩,回家後會跟父母說:「爸爸,千萬不能做小偷,否則我們要永遠做牛做馬來還給人家;爸爸,我們不能騙人家,否則我們的信用會破產;爸爸,我們不能喝酒,喝酒是短暫的發瘋。」孩子將學習到的好習慣告訴父母,感動家長。為了孩子,父母的態度也漸漸改變。這些點點滴滴的因緣,當然不是一日一夜就能看到成果,是經過近十年的循序漸進經營才看到成就。

  在我被調回馬來西亞之後,「如來之子」計畫繼續耕耘,一批一批進來,又一批一批結業。現在由總住持妙遠法師、副住持覺軒法師及妙佑法師等繼續帶領學習。

  期許佛光人能在巴西這塊貧富不均的土地上散播菩提種子,讓更多的孩子在佛光的普照之下,有更美好的明天。

 

摘自《如來之子:踏上21公里外的生命地圖》,香海文化文圖提供

  • Share post
佛祖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