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書而貴 因書而富──人間佛教讀書會二十週年

  我出生在揚州一個窮苦的農村家庭,因為家裡貧窮,從小沒有見過學校,也沒有進過學校念書,至今連一張小學畢業證書都沒有。到了有書真正可以讀的時候,已經超過學齡,直到十二歲那年,我在棲霞山剃度後進入棲霞律學院就讀,讀書成了我生命中的重要資糧。假如說我不讀書,現在的情況實在很難想像。

  因為對讀書的渴望,我向常住爭取管理圖書館的工作,藉由整理書籍的機會,可以閱覽群書,甚至夜晚熄燈後,我還躲在棉被裡點著線香偷偷看書。少年的我,也可以說藉由這些中國古典小說,如《岳飛傳》、《荊軻傳》、《三國演義》、《七俠五義》及歷代高僧傳記、歷史典籍等,培養了我許多觀念,歷代多少的英雄好漢,經歷艱難困苦,無形中都激勵我要立志、要奮發向上讀書,真是滋養了我一生的成長,啟發我做人要有情有義、要有正義感、要正派。因此,我非常鼓勵每個人都要養成讀書的習慣。

  我一生就希望成全別人讀書,甚至經常想著要如何推動讀書,也因此我從小學校長做起,後來辦幼稚園,創辦佛教學院、小學、初中、高中,乃至在澳洲、美國、菲律賓及臺灣創辦四所大學,主要目地就是希望大家來讀書;即使集合百萬人心血創辦學校,也是想號召大家多讀書。也由於自己愛好閱讀,體會到文字的影響力很大,因此從青少年起,我就歡喜寫作,多年來一直持續不斷。

  在弘法過程中,經常有人問我:你是怎麼在全世界各地,建起那麼多個寺廟、辦那麼多所學校?簡單地說,都是因為書把佛光山建起來的。這是什麼道理呢?像佛光山這麼大一塊地,我怎麼買下來的呢?其實,不是我買的,是玉琳國師買的。大家一定覺得很奇怪,玉琳國師是清朝順治皇帝時候的人,他怎麼會在現代買地呢?實際上,是我寫《玉琳國師》這本書的版稅買的。六十幾年來,這本書翻印了不只五十版以上。

  那麼大悲殿是怎麼建的,我也告訴大家,那是觀世音菩薩建的。因為曾學了三個月的日文,嘗試翻譯一本日文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就取名為《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話》,也不曉得印了幾十版,我就把所得版稅拿來建大悲殿了。

  我們看古今中外一個國家有多大的力量,就看他們讀書的風氣。日本全國上下,不但在學校裡讀書、在家庭裡讀書,甚至火車上、電車裡,都是人手一冊。乃至於歐美有些國家,他們的青少年也寧可把買漢堡的錢,拿來買一本書閱讀。

  中國古代自從文武、周公、孔子提倡學術、詩書、禮樂以後,改變了社會的風氣;甚至唐詩、宋詞、元曲、明清的小說,都為中國社會提倡文化建國的偉大力量。

  二○○一年我在澳洲弘法,繁忙之餘,不曾忘記必須推動讀書會。尤其佛教徒沒有讀書的習慣,整個華人閱讀的風氣也不盛,雖然自己從小沒讀過什麼書,怎樣推動讀書會也不是很有經驗;不過,總有很多榜樣讓我依樣學樣,過去有私塾、書院、補習班、義學等,我想推動讀書會只要有人,應該就不難了。於是,我在澳洲我就提議起草讀書會的章程辦法,從填表、報名、審核、通過號,就可開始運作其相關章程辦法。人間佛教讀書會成立滿二十年了,在全球成立了兩千多個讀書會,過去有人說只要我們中華民族有讀書的種子,有讀書人,中華民族就會不斷地發揚光大,中華文化就會在世界上熠熠生輝。

摘自《生活有書香2:悅讀人間好滋味—人間佛教讀書會20週年》,作者:星雲大師╱佛光山人間佛教讀書會總部,香海文化提供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