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印度佛學院-大樹下的課堂(下)

分享給朋友

 

洪昭賢/繪 香海文化/提供

  課堂上很簡單告訴他們,上過好幾堂「三好」的課,姊姊們也講了好幾次有關「三好」的課程。讓他們結合上課學習的「三好」,用手上的蠟筆畫在牛皮紙袋,又希望不要只有一個顏色,希望他們紙袋顏色是很豐富的。如何能讓紙袋顏色豐富,只有跟其他小朋友交換蠟筆,在一個半小時內完成作品。

  我並沒有教他們,只是提供一些資源,所有的小朋友完成作品後,對我來講是很驚豔的。色彩使用上,他們運用得非常靈活,像是一般不常用的白和黑,甚至是巧妙運用許多色彩;另外在內容上,也幾乎都沒有重複,從人物、動物、花草等,或是課堂上聽來的佛教故事,從他們記憶中轉化成繪畫實景。

  這些作品幾乎沒有半成品,紙袋上不只圖畫還有印度文的「三好」和自己的名子。孩子年齡從五、六歲到十幾歲,作畫時彼此相互協助,分享各自的蠟筆,開心地把完成的牛皮紙袋帶回家給家長看。

自從繪畫課後,每天都可以看見他們帶著牛皮紙袋來上課,他們來的時候全身上下可能都有泥巴、雜草之類的,但是唯獨牛皮紙袋非常乾淨,感受到他們相當珍惜,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繪畫課)。

洪昭賢/繪 香海文化/提供

  在課堂中他們學習「三好」,很難感受到他們吸收多少,但透過繪畫課得到很大回饋。之前我在台灣看著他們的FB,看小老師她們用話劇、講故事等各式各樣方式教學,主題全部都是扣緊「三好」。當透過圖畫,不是別人教他們,而是自己發自內心畫出來的作品,從畫作中可以看見「三好」不是種子,而是已經在他們心中發芽,這是當下我看著他們的圖畫感受最深刻的地方。

  那些小老師真的是非常賣力地教學,裏頭最年輕的只有九歲。她們教學的方式,是大手握著小手把孩子抱在懷裡,讓我非常地感動。相較之下,在台灣不可能像這樣子地相互接觸,在這裏的小老師不會分別眼前教學的孩子,每次教學就是把學生的手握著、抱著他們,確實寫下一筆一畫。

  在佛學院也有一堂課,其實也不算是在上課。我希望她們享受畫畫,不需要任何昂貴的材料或是資源,就算是一片葉子一支筆仍然可以樂在其中地作畫。

洪昭賢師姐和菩提葉畫作 編輯部/攝影

  她們用自己的方式作畫我也沒有教她們,我一樣提供材料,讓她們直接塗任何的顏料在菩提葉上,再把葉子印壓在紙上,很簡單地呈現眾多色彩的菩提葉畫作。現場玩的時候是比較簡單的,後來她們舉一反三開始激盪出許多的玩法。

  我覺得她們與生俱來懂得如何變化這些色彩跟圖樣,不受限於我所提供的方式。比方說,原本只有一片葉子,但她們就會開始自行用多片葉子,或是葉子該怎樣擺放等方式,創作出新的作品。

  另外我教她們四格漫畫用來表達內在,只能使用四格畫面,有個開頭和結束。透過這堂課,希望她們在大樹下這堂課,教小朋友用四張圖畫紙,畫出他們內心所想的世界。

  從她們畫作中發現平常無法抒發出的內在情緒。像是有個孩子第一格先畫星星月亮太陽,二、三格則是兩個小女生,最後一格剩下一位小女生。原來這孩子想念著家鄉妹妹,透過圖畫將思念傳達出來,事後才知道這位小女生要跟著來台灣學習,經由作畫時抒發她對家鄉眷戀與不捨的情緒。

  我到印度時候的心情不像菽蓁師姐那樣沉重,因為她要構思寫出一本書,相對下我的壓力小很多。上幾堂課跟小孩子一起畫畫、一起玩,並沒有想過要怎樣安排。這裡的小孩子有他們生活方式,彼此語言雖不通,但會直接地帶著我去接觸大自然。像是某次帶著我觀察樹上小鳥在築巢,看著鳥來回的叼著相似的樹枝,幾天後鳥巢終於成型。過幾天又找我去看,裏頭已經有雛鳥一家和樂融融,她們的觀察力非常細微。

  相處的這段日子,漸漸丟掉對印度的刻板印象,發現印度人其實是非常富有的,那是種精神層面的富有。

院長(妙軒法師):我們是用自己的價值觀看印度。像是路邊有漂亮的花草,當你要去採摘,他們會問為什麼要去拔呢?

陳菽蓁師姐:角色會互調,反而把我們當小孩。他們很真誠、單純,能在我們看似生活小事之中尋找快樂,這在其他地方是很難看到的。

院長:我們不買玩具給他們,自己會找到玩樂的東西,不需要玩具制約他們。

  她們要來台灣時,交代院內的學生要好好學習,或許在這裡學到的會比來台灣學得更多,這也表示她們肯定在印度佛學院所學的點滴收穫。

大樹下的座談會-永和學舍 香海文化/提供

Q請問昭賢師姐繪插畫的心路歷程?

洪師姐:我就講這次的任務,其實我去印度時,大樹下的課程已經移到院內,大樹下的課堂插畫是讀過菽蓁師姐文字描述的故事,讓我很感動而畫出來。

  當我回來後就知道要畫插畫,也知道這本書最遲20167月出版。一開始我還不清楚該如何著手構思畫些什麼,有很多大樹下課堂的影像在腦海中浮現著。畫不出來就看拍下的照片,每看一次感動一次,而且每當畫不出來,就拿出照片從頭看起,連同院長FB的照片一起反覆看著。看完反而是動筆寫自己在印度的日子,而不是拿起畫筆作畫。 

  經過不斷地瀏覽照片中,大概在兩個月內幾乎完成所有插圖,再加上菽蓁師姐的文字,讓方向更為明確。以文為主,畫面則是以當時我們到印度時所拍攝的照片為依據,畫風筆觸以活潑討喜方式,但實際上情況大致相同。

院長:大樹下的課堂其實也是在培養她們對自己本土的感情,或許將來她們會有因緣到其他地方學習,當學習完之後是否願意回到自己國家服務,我們就是從這出發點培養她們對這塊土地的感情。這一切的初衷,便是秉持著星雲大師「以教育培養人才」的理念堅持辦學,我們仍努力不懈怠,讓大樹下的課堂中的種子持續茁壯。

佛祖心編輯團隊採訪 王大綱文字整理

大樹下的座談會-永和學舍 香海文化/提供

後記

  香海文化主編賴瀅如師姐於20161002在佛光山永和學舍座談會中發表編輯《大樹下》這本書的心得與感動!現摘錄編整如下:

  我也是第一次到印度去,有很多佛教徒的朋友很羨慕我去了菩提伽耶(釋迦牟尼佛成道之處),而且還親眼看到那顆菩提樹。在佛光山印度佛學院內感受到法師們的用心,還有孩子們的勇敢,以及當地村莊小孩期待要上課的心情。我是編輯,我要觀察、發想、構思,如何編輯這本書,並請菽蓁老師寫這本書。

  佛光山印度佛學院院長妙軒法師說:當學生人數遽增,手忙腳亂之際,有人喊出「我們收!我們教!」全員毫無異議跟進。當「大樹下」課堂成效愈來愈好,學生人數愈來愈增加時,還是照收這些學生。當我們讀到「我們收!我們教!」我很感動,就照樣造句說「我們做!我們做!」所以有句話:一個人心念的力量有多大,遍三千大千世界!對於我一個編輯人而言,如果我能夠多編一些有勵志性、有希望的書,這是我的心願!星雲大師說四給(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 給人方便),我們要編這一本給人希望的書,為什麼不去做呢?

  今天我從幕後到台前分享這本書,是鼓起很大的勇氣!他們都鼓勵我說:說不好沒有關係,但是書要編得好才重要!你們說是不是呢?(獲得聽眾滿堂彩!)

  • Share post
佛祖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