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心感悟

在枯燥乏味,水泥建築圍起的高牆內,依據監獄本制與作業科的分配,餐與經濟市場最底層的生產就業勞作「摺紙袋」。也因監所生活習慣以制度及被動化管理,因而在囚人職場產生約定俗稱的某種機制,呈現出機械式規律和規定的上下班時間,每天重複相同的生活作息,周而復始地接受體制與作業的安排。然而這樣的生活模式,日復一日不斷循環,大多數人彷彿受到這種機制所掌控,集體朝向一個方向前進,處處離不開這個分秒不停的系統,也成為現實市場結構汰選的結果與縮影。

透過五年不斷積累在心裡這樣的思索與疑問,像是虛度時光,消耗腦力沒有答案的探索。難道在接下來的二十年囚禁光陰理,只能這樣蒼茫無為毀滅生命嗎?沒有任何定律可以改變或自足性的潛能來顯現本自實存生命涵義嗎?或是可以有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一種充滿意義,令人振奮的生活方式!?

        閱讀便是我在獄中的日常一部份,是一種靜默的陪伴,然而並非所有書籍都能使人受益良多,為生活中帶來新氣象,無法為心中的疑惑給出令人得到共鳴的答案。

        還沒接觸佛祖心前,身為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我無法對任何宗教太重視甚至漠視它的存在,但這也不代表我反對它。因為我所受的教育和生活環境毫無宗教性,也不是基督徒。在對宗教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我也一直認為自己與祂是絕緣體,認為任何宗教所闡述的都是一種虛無主義,對現實世界抱持著不聞不問的態度。

在長久月累,細品拜讀佛祖心後,這樣的觀念當然推翻了我對宗教的無知,傾覆心存刻版形象,現在我已經知道根本不實這麼一回事,就像大部份的宗教也有它的人文,社會和政治的各種層面貢獻。簡而言之,閱讀佛祖心後,它讓我看到另一種生活態度可能性,一種充滿內在意義,令人振奮的生存感悟。

那麼,到底什麼佛法?這是一個全面性的問題,也來自禪的知識。

禪修與佛法其實很簡單,是生活對外在實物和慾念的收斂和刪除,是生命的減法,也是內在覺知性心靈的富足輸入,亦是生命的加法。是一種反觀也是一種默照,更是一種當下透過靜慮和自我分析來探索自身狀態,就能夠屏除現實外在與內在許多問題,也就不會停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