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真實的自己

雲林監獄 沈子益

我不是念佛之人,但我心中有佛,不虛偽沒有疑心,這就是最好的佛緣。感恩《佛祖心 301期》更生畫家—楊逸的文章,令我想起自己不堪回首的過往。也激發起我投稿的勇氣,不敢說是善知識,但也算是正能量吧?不論是否有刊出的得失心,這份勇氣就是對自己的一種肯定。

我今年40歲,從民國84年進入感化院,至86年出院以來,從此展開了我的賭命人生。民國87年又因毒品判戒治,88年出監當兵服役,90年又因毒品搶奪等罪,判軍法6年,民國93年5月假釋後,我依然不知悔悟,堅持不改。民國94年又因槍砲等罪及軍法殘刑直到民國100年1月再次假釋,但同年5月又故態復萌,依舊繼續多條毒品罪與殘刑。直至103年12月5日再次假釋,而這一趟是我在社會最久的一次,可是我依然繼續的吸食海洛因,始終認為我會戰勝它,結果還是輸了。

民國105年5月又因吸食毒品被判處10個月徒刑,而在106年3月15日,我老婆為我生了一個兒子,當時我一直打緩起訴或替代法,但高院不同意。同年11月22日判決書寄來後,我問自己我有本錢逃亡嗎?我會自行投案嗎?依我的經驗法則,抓到再說吧!

後來我的母親點醒了我,既然已為人父,就要勇敢面對,進去服刑是唯一之路,而我也告訴自己,我已經沒有不改的理由了,因為我心中有一個願,我期盼一個完整的家,只要我肯改,菩薩一定聽得見!

最後我也在此感恩雲一監曾經帶過我的長官,對我總是抱以關心與陪伴,時時給我鼓勵,加上我有兩位吉安故友,歸仁故友都是一直在遠處默默守望與祝福,也更謝謝佛祖心讓我在失去自由後能經由此書,反思自己將這些省悟沉澱累積後,轉為出社會後成就圓滿人生的動力。文末此段話與讀者分享……

滿腔熱血向誰訴,一旦沉淪識是非,

從此回首應未遲,萬里前程任我飛。

  • Share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