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菩薩─許敏龍專訪

分享給朋友

走上「蓮花素食」的二樓,便可隱隱感到香煙裊裊,阻隔了黃昏市場的塵囂氣息;坐落在廳堂、壁上大大小小的佛像整齊地羅列著,或坐或臥,或顰或笑,小小的空間裡瀰漫著莊嚴清靜的氛圍。這裡是「飛天善業泥」工作室,也是素食業者許敏龍展開慈善新事業的一方天地。穿過佛堂,便可見到工作桌前一手握著工具,一手托著佛像,原本專心雕塑的許敏龍,正展開親切的笑容,放下手中的工作向我們走來。

工作桌前的許敏龍 許敏龍/提供

經營素食餐廳的許敏隆,在二十餘年的耕耘過後,如今更近一步,投入他稱為「飛天善業泥」的寵物安葬事業。回顧起在慈善事業打拼的初衷,許敏龍笑著說,其實這都源自於一位擺麵攤的阿嬤。

一碗素乾麵的因緣

20多年前,許敏龍正在總統府服役,每到放假便會夥同部隊裡的阿兵哥到附近的桃源街享用美食,然而餐廳對面的一間小麵攤卻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只有一位阿嬤顧著的素麵攤,生意十分冷清。出於單純的同情心,每次用完餐後,許敏龍都會向阿嬤買一碗素乾麵,帶回軍中和阿兵哥們分享。

地藏王菩薩的佛壇是許敏龍每日進行早晚課的地方 編輯部/攝影

某次,阿嬤拜託許敏龍,希望他退伍後能幫忙顧攤兩、三天,讓自己去醫院檢查身體。見到許敏龍不大願意的樣子,阿嬤這樣告訴他:「別人吃素不容易;我們方便別人吃素,也很不容易。如果我們能成為別人吃素的助緣,那想吃素的人就至少有我們在這裡守著、幫助他們維持下去。」拗不過阿嬤的請託,第一次聽到「助緣」這個概念的許敏龍最後答應了下來。

然而一週、一個月過去了,阿嬤卻彷彿人間蒸發般失去了蹤影。孤身堅守的許敏龍透過客人的指導,學會自己煮麵炒菜、烹調素肉燥,獨自經營起小小的麵攤,如此一顧就是三個月。直到某天一位比丘尼來到攤前,熟悉的笑容令許敏龍震驚不已:原來這段時間,阿嬤去出家了。

許敏龍主持法會 許敏龍/提供

「到現在我還記得,那位阿嬤出家之後回來再看到我的表情。」在阿嬤和家人的支持下,許敏龍放棄本來在美容院的工作,轉而接下素食餐廳,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蓮花,就此慢慢成形了。

過去曾有位師父來到店裡提點他:素食館有很多「味道」,紅燒、清蒸……,但是如果缺少了最重要的「法味」,那麼就不可能會成功。什麼是「法味」?當時的許敏龍並不理解。然而20多年來因為有「蓮花素食」的堅持,許多修行人在不友善的環境中,有了可以安心茹素的堡壘。一路走來雖然辛苦,卻也因此結下了許多佛緣,如果不是當初無意間種下的善因,這一切都不會開花結果。

「什麼是『法味』?」許敏龍笑著說:「現在,我慢慢可以體悟一點點了。」

羅列在「飛天善業泥」佛堂壁上佛像 編輯部/攝影

二十萬個祝福

被問起在經營「蓮花素食」期間是否有讓人感動的時刻,許敏龍答道,感動的事情太多太多,但印象最深刻的無非是發送愛心便當的那段時光。在2012年前後,「蓮花素食」每週日都會發送1500個愛心便當,幫助生活中有困難的人,其間就遇過不少撼動人心的場景。

例如曾經在一個週六晚上,許敏龍臨時起意回到店中盤點食材,卻意外地發現店門口早已大排長龍,原來是這些需要幫助的人們早在前一天晚上,就在店外排滿各種物品提前「卡位」,只為了領一個簡單的素便當;也曾有過一位行動不方便的阿婆,無論如何都堅持要親自排隊領便當,當她跪倒在地感恩,用顫巍巍的雙手捧過便當的那瞬間,讓所有工作人員都流下了辛酸的眼淚。

「那時候覺得,怎麼有這麼多人這麼辛苦?」回憶起當時的光景,許敏龍略帶激動地說:「有時候真恨不得我是郭台銘,恨不得自己有更多的資糧。那時候真的有一種力量,讓你不敢停下來,也不捨得停下來——要是停下來了,那些人怎麼辦哪!」如果要說這當中有最感動的時刻,那無疑就是:「在發素便當的當下,那每一雙手、每一個含淚的眼神。」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 編輯部/攝影

在發素便當的過程中,許敏龍也受過不少熱心人士的幫助:每逢週日,都會有100名慈濟的師姐到場幫忙切菜、包素便當、維持秩序;前永和市長洪一平曾慷慨借用國父紀念館的場地,讓排隊領素便當的人不必忍受日曬雨淋;在資金耗盡、食材不夠時,也曾經跑遍永和的麵包店向店家募集愛心麵包。

發素便當的活動一共維持了六年,最後在周遭店家的抗議下不得不畫上休止符。許敏龍曾經私下統計,那六年一共發了二十多萬個素便當。「每個吃過我們素便當的人,我都打從心底希望能帶給他們好運。」許敏龍期許:「也希望未來,有別人能從這些人手中接過屬於他們的布施。」發素便當的活動結束了,但是如果有天這些接受幫助的人們也能夠布施,有能力給予更多人溫暖,那麼這份愛心就可以永不間斷地傳遞下去。

「飛天善業泥」佛像 許敏龍/提供

「飛天善業泥」

談起自己的新創事業「飛天善業泥」,許敏龍表示,現代由於少子化的緣故,很多家庭都會選擇飼養寵物來填補心靈的空缺。在「毛小孩」大行其道的當下,這些被當成家人來看待的寵物在人們心中的地位更勝以往,因此當牠們的生命走上盡頭的時候,我們都希望能好好地送牠們離開。

許敏龍說起佛經上的一段小故事: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有次帶領弟子前去接受供養,在途中見到了一個蟻窩。世尊停下腳步,告訴弟子:「這一窩螞蟻,儘管七尊佛過去了,仍是螞蟻。」這些不小心墜入三惡道的生靈,如果沒有足夠的善因緣牽引,很難憑一己之力超脫三惡道的輪迴。但是在人為的幫助下,要做出改變並非不可能。

「我覺得生命是可以被改變的,就像我曾經被那位阿嬤改變一樣。」就像年輕的許敏龍在阿嬤的建議下改做素食餐廳,從而在自己的生命中與佛結緣一樣;過世的毛小孩透過主人主動超渡、迴向,牠們的生命也同樣能夠昇華,擺脫三惡道的輪迴。「我們念佛人常說『希望來生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到更好的地方去,可是這些三惡道的眾生沒有方法。」許敏龍說:「毛小孩這輩子陪伴我們十幾年,當牠們的生命走到終點的時候,就要靠主人透過佛法的力量推牠們一把。」

「飛天善業泥」佛像 許敏龍/提供

以此為發想,許敏龍創立了「飛天善業泥」,一門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寵物喪葬事業。「我去動保處調資料,99.9%的主人在寵物過世後都是選擇火化,根據台灣的法令,火化後的毛小孩是屬於〈廢棄物清理法〉,火化過後骨灰就可以丟掉了。」許敏龍解釋:「可是我覺得,我們既然把牠當成家裡的一份子,那就應該可以再為牠做得更多一點。做一點功德迴向給牠,藉由我們的祝福與佛法的力量,希望牠的來生能昇華。」許敏龍請教了許多師父,確認了「塑造佛像本身即有功德」之後,便決心將毛小孩火化後的骨灰,塑成一尊尊莊嚴的佛像,並為牠們舉辦一年共十二場的超渡法會。一年過後,這些佛像可以由主人領回當作紀念品,也可以放置在「飛天善業泥」的佛堂裡永遠供養,或是粉碎後進行環保樹葬。

「我相信經典上面講的『造像就有功德』,誦經、迴向就有功德。不要把這些毛小孩火化完就丟掉,我們還是有為牠做一點功德的機會。」許敏龍說:「佛經說『百千萬劫難遭遇』,下一次再碰到面、再跟我們成為寵物跟主人的關係,又是何年何月呢?」寵物與主人的情分短暫十數載,但是在許敏龍看來,這一份愛還有延伸的空間。讓主人把握最後的機會,為離開的毛小孩送上最後的祝福,透過「飛天善業泥」,許敏龍希望在來生,這些毛孩子們都能到達更好的地方。

把陰影留在背後

在訪談的尾聲,我們的話題來到在監所中閱讀《佛祖心》的受刑人們。許敏龍提起,許多受刑人日夜盼望著自由,出獄後卻茫然無措,最擔心的就是找不到工作。大多人在獄中都受過職業訓練,在出獄後也希望能運用獄中所學自行創業,卻難以在社會上和專業人士競爭。

那麼出獄後如果想要創業,應該做什麼好呢?許敏龍認為,素食業或許值得一試。「素食業的客人包容,儘管你煮得不好吃,他們還是會支持你。」他解釋,素食餐廳的客群中有不少修行人,這些人除了心性更為包容外,也時常在各種宗教活動中有吃素的需求。許敏龍笑著說,一間素食餐廳平均一個月甚至有八天是客滿的,說起來其實從業門檻不高。

然而更加重要的,在於整頓我們的內心。當我們走在路上時,只要背向陽光,陰影一定就會出現在我們的前面;同樣地,如果我們和正向的思考背道而馳,人生就會處處挫折。「很多人會這樣說,我會犯下這樣的錯誤是因為我諸事不順,或被環境所逼,」許敏龍說:「但是為什麼你的生活會這麼困頓?因為你習慣背著陽光,你的前面總是陰影啊。轉個念頭,面向陽光,就可以用正向的態度,作正向的決定。」

許敏龍與《佛祖心》凃主編合影 編輯部/攝影

對於在監的受刑人,許敏龍也勉勵:「如果我們身在那個地方,一定是曾經有過一念的衝動,那麼我唯一的交代就是:千萬不可以被體制化。」他鼓勵受刑人在龍蛇雜處的監獄環境中,更要結交更正面的朋友,千萬不可以同流合汙。

「對於台灣所有目前正在服刑的受刑人,我用最謙卑的心祝福他們每一個人,離開那個地方後能夠有一個燦爛、多采多姿的未來,這是自己可以選擇的。」在訪談的最後,許敏龍這樣祝福。從「蓮花素食」到「飛天善業泥」,多年來涓滴的善念凝聚為生命的太陽,在甩開陰暗的同時,也照亮了菩提的大道。

佛祖心編輯部專訪

  • Share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