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你就是不打你

分享給朋友

有一位借住在寺中讀書的秀才,他自覺很聰明,常以禪機和趙州從諗禪師論辯。

有一天,秀才問禪師說:「佛陀慈悲普度眾生,總是順著眾生的心願,眾生如果有所求,佛陀是不是都滿眾生的願呢?」

趙州禪師回答說:「是的。」

秀才抓住機會說:「我很想要禪師您手中的那根柱杖,不知您是否可以滿我的願?」

趙州禪師一口拒絕說:「君子不奪人所好,你不懂嗎?」

秀才馬上辯說:「我不是君子!」

趙州當頭大喝說:「我也不是佛!」

秀才雖然無以為對,卻不認輸。

第二天秀才坐禪的時候,趙州禪師從他身旁經過,他看了看禪師,並不理睬,趙州禪師對他說:「年輕人!怎麼一點禮貌都沒有,見到老和尚來怎麼不站起來迎接?」

秀才就學著禪師的口吻說:「我坐著迎接你,就如同站著迎接你一樣!」

趙州禪師聽了,上前就給他一個耳光。

秀才大怒,責問趙州禪師:「你為什麼打我?」

趙州禪師慢條斯理地說:「我打你就是不打你!」

養心法語

從這些對話,我們可以看出,秀才只是知識分子,禪師是體悟真理的聖者,尤其趙州禪師的禪風活潑捷巧,乾淨俐落,隨意的一言一語都讓人無法招架。趙州禪師不是慳吝,不肯將柱杖給秀才,只是不喜秀才的強詞奪理。禪師最後給秀才一巴掌,就是給學禪不悟之人的訓誡。

(二○一○年三月十二日刊登於《人間福報》第一版)

佛光山台北道場五方佛 編輯部/攝影

被人借去了

有兩位學僧分別住在上庵及下庵,彼此多日沒有見面。有一天兩人相遇,住在上庵的學僧就對住在下庵的學僧說:「多日不見,你在忙些什麼?」

下庵的學僧回答:「我在忙著造一個無縫塔。」

上庵的學僧一聽非常歡喜,就說:「我也正想造一個無縫塔,能否借你那個無縫塔的樣子,給我做個參考?」

下庵的學僧答說:「真不巧,你怎麼不早說呢?我的無縫塔被人借去了。」

上庵的學僧聽了以後,很有自信地說:「沒有關係,就依你自己的樣子,就是你所有的,沒有固定形相的,看得到的這個無縫塔給我看好嗎?」

養心法語

無縫塔就是指我們的本性法身,因為眾生的本性法身才是真正的無縫塔,所謂遍滿虛空,充塞法界,除了圓滿的法性外,另外還有什麼無縫塔呢?法身亙古今而不變,歷萬劫而常新,你不要從身相上去看,人人皆有佛性法身。甚至於人在火葬了以後,還可以成為全身舍利,那就是法身舍利。

佛就是依這個法性而覺悟的,而佛所開示的經典,也稱為法身,所以《金剛經》也說:「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經典就是無縫塔,下庵的學僧既會得法身無邊際,所以才知道造一座無縫塔來供養法身、證悟法身。

但是這種悟性是模仿不得的,唯有各人自己證悟才能相應,所以借也借不得,學也學不來,所以下庵的學僧才會推說自己的無縫塔被人借去了。然而法身本性是借不去的,上庵的學僧也知道當下就是了。

修行,只有依靠自己去修、去參,模仿只像鸚鵡學語而不知實義。所以學禪不要學鸚鵡禪,要學自己真如法性中的禪。

(二○○九年十二月八日刊登於《人間福報》第一版)

蓮花園 指導老師/于披霞 李孟庭/繪.提供

賣生薑

宋朝的時候,在湖北黃梅的五祖山,有一位寶壽禪師(即洞山自寶禪師),他在五祖寺的庫房裡擔任司庫,專門負責管理全寺大眾的衣、食、住、行等日用所需。

有一次,五祖寺的住持師戒和尚忽然生病了,他所服的藥需要使用生薑做為藥引子。於是,師戒和尚就叫侍者到庫房裡去索取一些生薑。

侍者到了庫房之後,向寶壽禪師說明來意,沒想到寶壽禪師不但不給,還喝斥侍者,怎麼可以隨便動用公家的東西。

住持師戒和尚知道以後,就拿了一點錢叫侍者前去庫房購買,寶壽禪師這才拿出一些生薑交給侍者帶回去煎藥。

這件事過後不久,江西新昌的洞山寺住持出缺,當地郡守來信,拜託師戒和尚能否推薦一位禪師到洞山寺就任住持,師戒和尚便說:「那個賣生薑的漢子可以去!」就這樣,寶壽禪師就在師戒和尚的引薦下,前往洞山寺出任住持了。

養心法語

在禪門公案裡,有「寶壽生薑辣萬年」的這段佳話,就是源自於此。

寶壽禪師愛護公家物品,不以公物做私人感情,雖是住持和尚,他也不因特權而私授,而住持師戒和尚推介寶壽禪師,不因私利而計較於心,他們兩位,一個公事公辦不徇私,一個維護賢能重公德,故能在禪門裡千載流傳。

禪心對世間的是非利害,是分得清清楚楚的。所以,公私分明也是禪心。

禪,實在是生活中的寶典。

(二○一○年二月十三日刊登於《人間福報》第一版)

伽藍菩薩 梵 想藝術行者 蔡宜璇 /繪.提供

禪師的眼淚

日本的空也禪師,他有一次出外弘法的時候,經過一條山路,突然竄出很多的強盜土匪,拿著刀劍恐嚇他要索取「買路錢」。空也禪師看到這種情形,不禁流下眼淚,土匪們一看空也禪師落淚,哈哈大笑說:「你們看,竟然有這麼一個膽小的和尚。」

空也禪師說:「我不是膽小,也不是害怕,生死我早就置之度外了。我是看到你們年輕力壯,有力氣卻不為社會工作,為人服務,卻每天在此打家劫舍,搶劫路人,我想到你們所犯的罪業,不但為國家法律、社會道德所不容,將來還會墮入到地獄、餓鬼、畜生等三惡道受苦,所以這才著急地流下眼淚啊!」

強盜們聽了,不禁愣在當場,然後一個個把刀劍拋下,跪在禪師的面前,說:「禪師,請收留我們做弟子,指引我們一條明路。」

養心法語

眼淚,有悲傷的眼淚,有歡喜的眼淚,有感動的眼淚,更有慈悲的眼淚。空也禪師的眼淚,就是慈悲的眼淚。慈悲的眼淚是從慈悲的禪心中流出來的,就是強盜土匪,在慈悲的眼淚之前,也會熄滅瞋恨的邪念。

有禪心的人,不要心灰意冷,對世間不要悲觀失望,儘管世人欺騙我們、嫉妒我們、傷害我們,但只要我們用慈悲的心、慈悲的眼淚,罪惡都會讓慈悲的淚水洗淨,總會讓慈悲的心感動。

我們要用慈悲的心來增加人間的溫暖,用慈悲的眼淚來洗盡世間的罪業!

(二○一○年二月十日刊登於《人間福報》第一版)

韋陀菩薩 梵 想藝術行者 蔡宜璇 /繪.提供

轉載自《星雲禪話1》,香海文化提供

  • Share post
nce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