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見幸福

分享給朋友

大家都知道,吸毒的人最後的下場,不是進了醫院就是法院,所以我進到監獄,判刑九年九月,天啊?這對一個單純的使用毒品的人,這樣的刑期,可以說是很重了,我忿恨不平地常在想,政府不是一直宣導說,對吸毒的人要以病犯來對待,著重於矯治而不是將其長期監禁為手段嗎?

而如今我不但要監禁很久,初進到監獄時,一進舍房感覺就是家徒四壁,要坐沒椅,要躺沒床,要吸沒菸,每天都在靜坐,這算哪門子矯治?根本就是在折磨人嗎!可是難受歸難受,還是要靜坐,因為怕「違規」不遵守規定,被辦違規,可是要被關更久的,這個對於已經第四次入獄的我而言,可是再明白不過的。

第一次吸毒入獄,父母家人每週都會來「會客」,就是怕我在獄裡面吃苦、被欺負,再熱再冷、風再大、雨再急,也澆不熄父母的愛護之心。第二次再入獄,可就大約一個月才來一次;如今這是第四次入獄……恐怕是再怎麼求家人,父母也未必會來的,因為說了太多會戒毒的承諾,一再失信,即使是至親也將會失去耐心和信任的,不是嗎?

黃同學恭繪聖像

可是監獄雖小,十幾個人住在一起,洗碗、擦碗、洗衣服、整理環境,要輪流工作外,除了「吃」、「住」不必煩惱,其他穿的、喝的、用的、睡的,都需要家人接濟,大家都在裡面受難,誰幫得了誰?一旦沒有經濟,生活無著,哪怕一張衛生紙都要用人家的,難免受人「白眼」和「排擠」,我自尊心受到很大打擊,我為此憂愁了一年多像個被拋棄的孤兒般,又怨不了別人什麼!很不快樂地過著每一天,監獄,已經是個陰暗的地方,而我的心卻在監獄最陰暗的地方,遲遲走不出來。

某天,有位職稱為心理師的長官來找我,要我去參加什麼戒毒的個別輔導和團體輔導課程,我內心裡實在不願意去參加這種制式又無用的輔導,卻又拗不過心理師那希望的眼神和笑容,很不情願地去參加,哪知一參加就上了半年課。主要是推出政府的科學驗證的戒毒方法和結合勞政、街政、社政和矯政四大面向來幫助我們這類吸毒的人,出獄後能有工作,並瞭解毒品對人際關係的破壞,以及引發其他疾病的壞處,從而能由內心戒除毒癮,不再沉淪於毒海當中。

黃同學投稿作品

有一種課程,叫家庭親子日,不知道心理師用了什麼方法,竟讓一年多狠下心不來看我的母親,來監裡一起上課,課程是說明幫助毒癮者改變的最大力量,來自於家庭的支持。我見到母親時,我擁抱著母親痛哭流涕,深深悔悟祈求她的原諒!母親說,原諒,我當然原諒你,你是我的心頭肉,我怎能不原諒你,可是原諒不等於信任哦!你要做給我看,否則即便母親,失去對你最後的耐心時,你將會後悔莫及的。

一番刻骨銘心的教訓後!我改變自己好逸惡勞的惡習,更積極的學習各項技能訓練,如廣告設計、美術工藝以及花燈製作,訓練例如骨架結構、裝燈、貼布、彩繪噴漆都是要一步一腳印的去實踐,去從中明白萬丈高樓從地起的真諦。如今我有家庭的支持,使我有向上的勇氣;我有老師的鼓勵教誨,決心不再沉淪於毒品當中而無法自拔,樂在學習每一天,誰說在監獄裡,不能「獄見幸福」呢!

桃園監獄 黃枝杰同學

  • Share post
nce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