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全部的你,就是快樂!──楊定一博士專訪(上)

分享給朋友

 

 

Q這二個作品分別要傳達什麼樣的理念呢?

這本書主要的目的,希望把人類面臨的危機轉成解脫的機會。

現在地球變化很快,是過去未曾面臨的局面,這時點帶來的危機特別大。我希望試著用這方式,讓大家一起找回那原本的自己,也就是全部的你。

社會物質一直發展,人們步調跟著加快,任何資訊都可以透過網路搜尋,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發展到這階段,好像知識是無盡無量,摸不到邊界。

然而這無限卻造成人心不安,人與人之間對立。人們隨時透過電腦,表達個人自我意識,同時又帶有些負面能量。感覺我們都在「動」,人動得越來越快,反而越來越不快樂。

危機是種恩典、祝福。有危機才會去找答案,書的目的就是要把這些答案帶回來。這些過往很多聖賢都講過,很多人遺忘或被蒙蔽,現在只是傳承這傳統。最後會發現不管我們從何而走,都宛若離不開佛陀手掌心。

製成音聲CD的原因,人是個能量場,聲音是最接近身體的能量。聲音有其作用,而CD以專題切入,希望用這方式讓我們的左右腦都能均衡聲音容易刺激右腦,透過聲音達到簡單的共振,希望能讓人得到安定的作用。閱讀書籍靠邏輯,由左腦理解轉換出來;聲音直接點到心,跳過許多邏輯層面,直接心對心如同針直接插過。

我想傳達這概念是很簡單的方式,簡單到可能很多人都無法相信,但我希望能帶給人們一種重新整合充滿希望的人生價值觀。

 

Q為何宇宙或造物主會安排苦難要人們受苦呢?書中提到人活在「這裏!現在!」,但要做到好像並不容易?

我們說人間的好壞,是外在物質也可稱念頭所構成虛的世界,稱之為「念相」(thought-form)。

念頭是透過自身邏輯,這就是種局限,它是相對比較的一套邏輯,始終離不開「相對」(relative)。人間碰到的任何事情,沒有絕對的永恆或重要性,都是由人妄想組合而成。妄想也有「存在」,這是一種資訊(information),是腦透過五官,神經的傳達、轉變及解釋所帶來的資訊。

我們無法組合絕對客觀的世界,一切都是由虛的妄想、念頭構成。我們在虛的境界索取來的資訊,還把它當作真的。

萬物皆有「實體」,而人類又加上另一個「體」,這個「體」是念頭,以「我」看萬物,形成「小我」的念頭體,有個「虛」的「我」與外在任何事物對立分別。好像定出一個「身分」,用來區別出我是老師、家長、學生或是企業家等,漸漸地我們會把這個「我」當作真實存在。

提到痛苦,痛苦是虛,是念頭造出來。這本書提醒大家不要一生被妄想或念相帶走。

我強調我們不是活在過去,就是活在未來,過去本身是個念頭,過去是記憶就是個念頭;未來還沒發生,是我們投射到未來,也是個念頭。過去、未來都是念頭,一般人都活在過去或未來的妄想,很少人停留在本書的重點,「這裡!現在!」就是指當下。

把「這裡!現在!」這個瞬間當成工具,像是踏樓梯一步當兩步跳,跳到未來因為未來比較好。我們期待著更美好的未來,才會追求、晉升等,也就是對這個瞬間不夠滿意。不光如此,一般人還會把瞬間當成是敵人,抵抗它和它對立,或是隔離它。

我想強調瞬間不是工具,也不是敵人,應該當成最親密的朋友,它對你是好的。生命和現實唯一的交叉點,就是「這裡!現在!」這時點是唯一跟生命相接處契合的點。把握可以碰到、同步的這個點,你會感受生命突然間簡化,發現一切都好單純,這瞬間就是「覺」,醒覺把自己交出來,臣服(surrender)接受容納瞬間。生命自然就活起來,它會包容、愛護、照顧你。

把瞬間當成敵人是沒用的,它只是生命中的一小部分──一個點。我們抵抗它,但沒了解全部的生命不只是那個點,沒看清楚生命整體。抵抗它不是抵抗生命的全部,不如去接受包容,自然會帶來空的寧靜,可說是西方解釋「存在」(beingness)或佛教談的「定」(samadhi)。由寧靜觀察這瞬間而感受到「覺」,不再被瞬間帶走,會發現生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王大綱文字整理

  • Share post
佛祖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