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的慈悲有何不可

分享給朋友

臺灣有個世界知名的醫生、葉克膜之父,他叫柯文哲。行醫多年,使用葉克膜奇蹟的救回許多人。他的人生裡無論是課業或事業,沒有第二,只有第一。也難怪,他與我第一次見面就說:「我最大的缺點就是貢高我慢。」還不時的搖著頭說:「這真的很難改。」

柯文哲

傲慢之人,必有可傲慢之處。回首柯文哲過往,都是龍首之姿,昂揚在眾人面前,確實有他傲慢的道理!談話中,他不時的用手摸著下巴說,有一次到醫院上課,因行政人員臨時調課沒通知,害他白跑一趟,叫了一輛計程車,忍不住大力甩門才離去。這一聲,讓柯文哲反省,和一位行政人員生氣值得嗎?還是傲慢的展現?

聽著這段陳述,很難和他說:「對,這確實是傲慢。」若是他人遇到類似情況,很可能是發一頓更大的脾氣。柯文哲曾就教於法鼓山方丈果東法師,方丈和尚給他一句法語:「報願不抱怨,轉傲慢為報恩。」轉念方法讓他受益良多,然而似乎未解決根本煩惱。

偶然因緣下,朋友母親送他一本《金剛經》,柯文哲每天早上起床會先在腦海裡念經文的四句偈:「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反省昨日種種,今天再重新出發。他體悟到人生的榮華富貴,如同昨日豐富的晚餐,隔天不就是一坨大便,何必過於執著。

藥師佛 觀凝/繪.提供

關於柯文哲的傲慢,不過就是他自認為過於聰明的展現。之後,邀請他來報社演講,第二次見面時,依然向我提起他的煩惱――傲慢,並提出另一道問題「一個人如果還存有因果,如何無相布施?」這若是回答得不好,恐落入「野狐禪」的公案。

答案到底是什麼?其實,在柯文哲的演講中,他自己也有所體悟。他分享三十出頭任職臺大醫院主任時,運用葉克膜能把沒有心臟、肝臟、肺臟的病人救回,因此曾自認天下無難事。

還有一次,他向一位母親解說,這個兒子救不回了,一連講了好幾次,母親依然聽不懂。他心想,我都講得這麼清楚了,難道母親是頭腦有問題嗎?中年過後,他才體會到,不是母親聽不懂,而是不願意聽懂。曾有一位走到生命盡頭的病人,睜著無助又感恩的雙眼望向他說:「醫生謝謝,我知道您已經盡力了。」柯文哲與病人相望數秒,心裡很感謝病人的體諒,最後帶著感傷又無奈的心情步出病房。

年輕時意氣風發,以為葉克膜就是奇蹟,中年過後發現沒有人定勝天,「園丁可以栽種花草,卻不能改變春夏秋冬;醫生可以治病,卻不能改變生老病死。」再有本事的人,依然脫離不了大自然的循環。有人進了醫院救得回來,有人卻救不回來,醫護人員的助緣是關鍵,但也無法扭轉病人的因緣果報。因果,不是我對他好,他就一定要對我好,也不是我想救他,就一定會被救起來,每個人的業力千差萬別。

正因為千差萬別,方知世事都是因緣和合,不同的因、不同的緣,就有不同的果,一切都是空性。這就像一坨大便的道理,不去執著榮華富貴,也不去執著布施助人,病人向你說謝謝後,隨即放下,便是無相布施。

金剛經寶塔 王國慶/繪 柯思名/提供

演講結束,我送了一串菩提子念珠,柯先生即刻掛上。優秀的柯文哲竟困在自己養成的傲慢習氣中,說來是個笑話。但細想,人有人的習氣,好比貪欲、瞋恚、愚癡,當然包括傲慢。佛經將慢分為七種――慢、過慢、慢過慢、我慢、增上慢、卑慢、邪慢等,誰敢說自己沒有慢心呢!一旦人修得習氣全無,就成佛啦!

《六祖壇經》說:「心平何勞持戒」。在我看來,傲慢不是錯,若能保持反省覺照之心,不失仁醫的愛心,傲慢裡有慈悲,也能展現智慧幫助他人。那麼「傲慢的慈悲」有何不可!

摘自《人間菩提味》,香海文化出版,妙熙法師提供

  • Share post
nce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