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人物畫代表黃中泰老師專訪(上)

分享給朋友

非常謝謝老師今天專程來《佛祖心》。首先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學習水墨畫的?是什麼樣的機緣下可以親近孫家勤老師、得水墨大師歐豪年指導、並為李奇茂老師收為門生呢?

回眸-阿美族

我從九歲的時候就開始學習水墨畫了。當時母親覺得我太好動,她本身有在學畫,有一天心血來潮就把我帶著一起學,在因緣巧合之下,便一路從事水墨創作。我是先學水墨後才開始接觸西方藝術的,所以在我的心裡面,我的文化根柢一直是以東方水墨藝術為出發點的。

後來考上文化大學,就得以受到歐豪年大師跟孫家勤大師的教導。當時學生很多,但是你如何在所有的學生裡面被老師特別的關注?像歐豪年教授他曾經跟我的學弟妹說過,黃中泰是文化大學出的最後一個人才了。

儘管我的論文指導教授是歐豪年教授,但學生時期我常常跟孫家勤老師聊天。雖然孫老師是畫工筆的,而我的畫比較偏向寫意;他畫的是山水、佛像,而我是畫花鳥、原住民比較多。研究所的時候,每個禮拜四孫老師下課後,我都會順道從陽明山送他回牯嶺街的家,所以在車上常常有機會聊天。孫老師之前曾經這樣評價過我,他說黃中泰很聰明,因為我挑了一個最冷門、沒有人畫的題材,指的是我以原住民人物畫為主要創作題材。儘管當初只是因為喜歡原住民文化而去研究和創作,但的確到今天為止,我是台灣唯一一位以水墨為媒材,把台灣原住民之美表現得如此淋漓盡致的人。

2015年認識李奇茂老師也是一個因緣巧合。我研究所的畢業展辦在國父紀念館,那時的我還不到25歲,可能是在國父紀念館開個展中最年輕的一位。在撤展時遇到李奇茂老師,他看到我正在搬畫,一看,竟然是水墨人物畫!這在台灣水墨界還真的是稀有動物!所以李教授就專程來到我的展廳,讓我把已經捲好的畫軸再一一打開來看。李老師對我非常照顧,所以即使我沒有特別要求,李奇茂老師還是把我收為采風堂門人。並常常會在一些活動中帶上我。在我的藝術生涯裡面,李奇茂老師可以說是把我拉拔起來的一位恩師。

傳承-魯凱族

您就讀文大藝術所時親自深入台灣原住民族部落,將原民人文之美躍然紙上,為何特別鍾情以臺灣原住民族為表現主角,描繪獨特細膩的原住民文化特色呢?

關於這個,我覺得很多事情其實都冥冥中註定的。因為那時候認識一位排灣族公主,她是學舞蹈表演的,也是原緣原住民文化表演團總監的女兒。她剛好在讀台藝大,於是就邀請我去看她們的演出。其實那時候我也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很有特色,就嘗試著去把它畫出來,結果越畫越有心得。從一開始對原住民文化的懵懂,到後來認真地去了解他們。

排灣族

一開始的時候,我的方向不是那麼正確。就只是去看一些表演,然後把它畫出來。後來才發現在舞台上呈現的不是原住民真正的樣子。例如真正原住民的傳統服裝可能比較厚重、身上掛飾很多,不適合做舞蹈表演,所以在舞蹈表演的場合都會把它簡化和輕便化。

當我真正深入了部落之後,我更愛上了他們的文化。我專注於對台灣原住民人文興味盎然的觀察,那是跟大自然融合在一起的感覺,你在山邊、海邊看著他們舞蹈,看著他們很歡樂地舉辦慶典。部落裡處處充滿驚奇,有那熱情小夥子青春的張力,孩子們那無邪的笑容,純情少女含蓄的酒窩,以及立者的高大挺拔。漢人跟原住民的面向不太一樣,原住民有一種原始之美,所以當我越是接觸的時候,就越是想要嘗試著去把它表現出來。一開始創作的時候,我只是單純的去表現原住民的祭典,算是比較客觀上的表現。許多的部落皆有著我探尋的足跡,縱使我不具原住民族的血統,但是我的藝術創作也深深的讓原住民有所感動及感觸。我以漢人的觀點來看待台灣整體的原住民文化特色,可是我到後來慢慢地了解到漢人跟原住民之間的一些隔閡,當然中間也發生了很多故事,實在一言難盡。

因為許多朋友並不是特別的了解原住民文化,所以我每年七八月都會固定帶我的學生到臺東探訪原住民部落,參與豐年祭。臺灣原住民的族別很多,我覺得要畫得好,就必須先要去了解他們的文化,感受原民住的真性情。之前有畫家告訴我:畫原住民,只要把我們心中原住民的樣子畫出來就好了!可是對這點我不以為然。我覺得必須忠實地去把他們的文化表現出來,例如:圖騰、服裝及面相等等……,才是對他們的尊重。

泰雅族

現在很多原住民覺得漢人在消費他們的文化,比如我們常常舉辦什麼聯合豐年祭啦,或是穿錯誤的衣服到其他國家表演,說這是台灣原住民。在我的一些原住民社群軟體裡面,其實很多原住民朋友在抱怨這些事情,你不能穿得像印地安人,然後說這是台灣阿美族。所以有時候有些原住民會討厭大家去碰他們的文化,我覺得有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沒有感受到自身文化被尊重。

我希望大家能藉由我的畫面去感受到原住民的原始之美,所以我的題目裡面常常只有「原美」二字。這有兩層意思:一是原住民之美,二就是原始之美的意思。

編按:黃中泰情感豐富,這孕育了他對社會人物的敏銳情感,近年來他也關注於其他題材,探尋他心中的美好、浪漫,不管是京劇人物系列及新娘系列作品,都描繪出人物畫中的精神,以及作者對時代變化的留戀。他渴望那自由的靈魂就猶如夜晚那安靜綻放的煙火,悠然自得,溫暖而美麗。

台灣水墨人物畫因而成為他創作源泉的一池活水,尤其作品中可以發現到他的細膩,明白他的浪漫以及感受到他對藝術的專注,他的筆記錄下每一個剎那間他對生命的感動。

  • Share post
nce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