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3 25 00002

心隨萬境轉-地清法師

分享給朋友

  一個人沒有病,但是他的意識、念頭不穩定依然會死。心念不夠,意識熬不過,驚嚇而死。受驚嚇而死的要比心臟病、癌症更來的嚴重。這所謂的驚嚇就是恐怖心、罣礙心、煩惱心。

  主任說他還沒來此地當主任之前,曾在一所監獄負責為死刑犯送便當的工作。因為以前犯人將被執行死刑前,獄所會請具有宗教信仰又性情溫和的人來打點他的事情。而且一般死刑犯在刑罰確定後,其情緒及精神壓力幾乎很難控制得住,煩惱心特別重。所以沒有信仰的人要擔任這種執事,很難做得下去。

  當時有個死刑犯隔天要被送到刑場槍斃了,問他有什麼要求?他說害怕被子彈打死,希望能死得痛快一點!

  主任心想,哪有這種事?再怎麼說明天就要槍斃了,但是應死刑犯的要求,他答應晚上回去好好想一想,看看有沒有方法能夠讓他死得痛快一點。這也是安慰死刑犯的方便法。

  當晚主任想了又想,有一個方法可以試試看,而且也答應對方了。所以半夜又折返監獄找那位死刑犯,告訴他找到方法了,但是要配合指令做才行。

  首先他拿了兩條布條將死刑犯的眼睛矇起來,再將手反綁在椅背上,主任抓著死刑犯的手說,實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而且也沒有資格答應他要求的事,唯有這個方法最好。說著說著,拿著刀子在他的手上劃了一刀。

  不過數秒,已聽到滴答滴答的流血聲,主任在一旁說:「喔!你的血開始流了,差不多流完時,你就會死去,這是最痛快的死法。」

  又過了幾分鐘,主任又喊說:「血已經流半桶了!」。再過幾分鐘又說:「快要滿了!你的臉色已經發青了!」

  就這樣一直對死刑犯喊話,不多久犯人就這樣死了。

  主任對我敘述這段經歷。他問我:「師父,你相信我真的割他的手嗎?」

  我說:「相信啊!你沒割他的話,怎麼會流血而亡呢?」

  但是他搖搖頭說:「我不能自作主張啊!我怎麼可以割他呢?不可以啊!」

  咦!沒拿刀割他?那他怎會流血而死?

  主任苦笑著說明原委:

  原來他預先準備了一個小水槽,下方就放一個小水桶,當他將犯人眼睛矇住後,拿出一個帶有尖銳角邊的東西往他手上一劃,並告訴犯人已割下去了,血不斷流出來,然後再偷偷地將小水槽上的水龍頭打開,讓水滴答、滴答滴下來,就這樣將犯人滴死了。

  真正的事相,其實犯人並沒有流血,因為主任利用心理戰術,讓他的心識起作用,聽到滴水聲以為是流血聲,就這樣活活被嚇死了。

  有可能嗎?我還是有點懷疑。主任說:「噯!眾生心,寄託心都是空虛的。一般的眾生都是寄託在情,寄託在物,並不知道情和物的變化很大,如果能夠將這個心寄託在佛的光明,然後透過生活中的樂去對峙、思惟,相信一定能夠深深體悟緣起性空,對事、物不起執著的態度。」

  聽他這麼說覺得很有意思。修心地法門的人聽到了一定會有所覺照,因為我們的起心動念都是善惡、分別,念念都是生滅法。但是有多少人能夠從中領受佛法(真理)的光明呢?

報恩講堂蓮池海會提供

2014 03 25 00002

  • Share post
佛祖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