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下籤如何變成上上籤

分享給朋友

刊頭

她每天都要閱讀報紙,直到無法再用眼力時,她仍然堅持要把報紙攤開在床邊桌子上。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她笑著說了兩個理由。第一,期待自己恢復可以閱讀,那怕只是能讀一小段。她人生最大的樂趣之一便是閱讀。第二,她不希望被照顧她的那個來自河南的「蝴蝶夫人」看扁了。「蝴蝶夫人」喜歡教訓媽媽,對著媽媽大談人生道理。媽媽有一天實在受不了她的嘮叨,便大聲地對她說:「請妳來是來照顧我的,不是要聽妳訓話的。我讀過書,人生的道理不用妳說!」

有一天問媽媽想不想去龍山寺附近逛逛,我說那裡改變很多。龍山寺那一帶是我們成長過程中很熟悉的地方。媽媽每天都要走很長的路才能到三水市場買菜,她要用極少的菜錢買夠八口之家吃的食物,另外要擠出一些錢買便宜的水果,平均分配在我們刷牙用的塑膠杯裡。如果是我陪她上市場,她還得留下最後的零錢,買一條糯米腸或是烤香腸,外加一本漫畫周刊給我偷看。沒錯,是偷看。爸爸只准讀小學的我看《老人與海》和《戰爭與和平》。媽媽還要去撿一些菜販丟棄的菜葉根莖,回家餵一籠子祖母養的兔子。

媽媽提著沉重的菜籃,經過圖書館時常常坐到裡面休息一下,順便翻讀一些傳說典故和章回小說,儲存一些晚上要說給大家聽的故事。媽媽是一個對處理家務一籌莫展的女主人,她適合上班工作,她能說能寫、熱情慷慨,守在家裡照顧祖母和五個孩子是她最不擅長的事。為了多賺些錢貼補家用,媽媽有很長一段時間利用晚上大家都睡了之後起床寫作投稿,十多年來發表了幾百萬字都沒有成名。因為她為了能多發表文章換了很多筆名,她不求名,只求每天還有買菜的錢。她寫作的目的很卑微。

華生/攝影

媽媽終於同意跟著我們去一趟龍山寺。我們推著輪椅上的媽媽在龍山寺附近逛了一大圈,媽媽瞇著眼睛,有點不適應那個全新的大廣場。後來我忽然對媽媽說:「我替你去龍山寺求一支籤吧?」媽媽笑笑說,人生都這樣了,沒什麼好求的。

我一個人溜進了龍山寺,很慎重地為媽媽的身體健康求了一支籤。我從籤格中取出那張籤詩。我嚇了一跳,是下下籤。我毫不猶豫的從籤格中挑了一張上上籤,然後將那張下下籤撕了。

我假裝興高采烈、連滾帶爬的從龍山寺跑向坐在輪椅上的媽媽大叫說:「哇!不得了啊,是上上籤呀!」我演得很逼真,連眼淚都擠了出來。「所以,妳一定可以再站起的。妳的人生充滿了奇蹟!妳看,是上上籤耶!」媽媽也跟著笑開懷說:「是啊,我的命真好,不管將來能不能再站起來,我的一生就是上上籤。」

龍山寺的籤詩真準。媽媽不但沒有再站起來,第二年春天她就過世了。我在整理她的遺物時,在她的日記本裡找到了那張被我偷天換日的上上籤,隨手將它撕了。我想,在天上的媽媽一定會原諒我為了鼓舞她,而忤逆天意撒的瞞天大謊。更何況,我也真的相信媽媽這一生,是靠她自己的大智慧、無私無我的慈悲心,和追尋美好未來的執著,從命中原本的下下籤,翻轉成真實生命的上上籤。

下下籤真的可以換成上上籤,無私無我的付出,反而換來不可想像的收穫和結果,精打細算、步步皆贏的人生,也可能在最後全盤皆輸。而輸贏對媽媽而言像陣風,這才是上上籤。

龍山寺  華生/攝影

摘自《誰幫我們撐住天空》,究竟出版提供

  • Share post
佛祖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