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人間-敦煌舞老師 李憶苗專訪

分享給朋友

請問李老師,是什麼樣的契機讓您接觸敦煌舞,結上了這段善緣呢?

在接觸敦煌舞之前,是先接觸了敦煌能量舞,不過敦煌能量舞跟敦煌舞可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同中求異的地方。大概是在12年前,我所服務的單位救國團舉辦了許多舞蹈類的研習課程,當時看到印在文宣上的菩薩、飛天非常的美,就被一股莫明的感動深深的吸引。覺得菩薩臉上有一種安詳的美感,很純粹的一種嚮往,於是發自內心想去接觸這個舞蹈,從那個時候開始了學習。

一段時間以後,想找原創編舞的諶瓊華老師,可是找了一兩年都沒有她的消息。覺得緣分可能還不到認識她的時候,但也沒放棄,只是先放在一邊。一、兩年之後的某天,辦公室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竟然是諶瓊華老師的特助打來,那一瞬間非常驚訝,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竟在燈火闌珊處。她說透過好幾個電話才輾轉找到我,希望合作來培訓敦煌能量舞師資,我們因此就這樣結緣。

「將這個美麗的舞蹈推廣給一般大眾,而不是只有會跳舞的舞者能跳。」我覺得這個概念很好,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便一起加入推廣及學習敦煌能量舞的行列,直至現在有十年的時間了。現在回想起學舞的啟蒙過程,冥冥中似有安排,竟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李老師致力於靈性的探索已屆20年,期間走訪了許多國度。在這段旅途中是否有李老師願意分享的故事或經驗呢?

大弟29歲車禍往生,突如其來的意外,對全家及我個人打擊很大!為了尋找內心對生命的答案,解開一些人生的疑惑,從2000年起,開始靜心、學習打坐,前去印度、中國、馬來西亞、巴里島等一些國家的靈修、禪修及瑜伽中心閉關學習。記得有一次參加印度喜馬拉雅瑜伽學院在馬來西亞舉辦的國際瑜伽僻靜活動,創辦人是非常有名的Swami Rama大師,而我認識的是第二代Swami Veda大師。那一天是釋迦牟尼佛的聖誕,他們希望我能在台上為大家獻上舞蹈,當我踏上舞台時,才發現CD盒子裡面竟然是空的。沒有音樂,怎麼跳?最後,我還是跳了……當時台下有幾百雙眼睛。失去了音樂的幫襯,但卻讓我無意間進入到一個無聲的靜跟空的狀態;也把觀眾帶到一種內心寧靜的品質,從有聲進到無聲,從動進入靜、從有進入空的狀態。

那個表演是我生命中很特殊的經歷,下台後一位滿佈皺紋的瑜伽士對我說:「你是用天賦在跳舞」,那時候我聽不明白。其實當時的我既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也沒有舞蹈科班的基礎,僅是單純的由「心」跳出來的舞及給予的喜樂而已。覺得當下和所有的人以及敦煌壁畫的菩薩是連結的,不需要太多的點綴,包括音樂,一直到現在我才慢慢體會到那意境的涵義。

在都會中人們比鄰而居,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卻薄弱而疏離。想請教李老師的心路歷程,以及敦煌舞是如何提昇且連結人們的心靈,從而消解了這份不安的呢?

其實,在靈性學習的路途上是非常孤單的,當往內心走的時候,只有自己沒有其他人。有時是有同道之人,但是同道之人只是一起前進的陪同者,要面對自己的時候還是很單獨的一人。

曾經參加過一些國際性的團體和活動,有來自不同國籍的人參加,彼此都不認識,卻像一家人,這種家人的感覺即使不透過言語,依然存在。在舞台上,我往往可以感受到台下觀眾眼神的溫度,這樣的眼神支持著我,更加自在、喜悅地讓能量盡情流動。跳完以後我對他們說:「我感覺是在為了家人獻舞」。隔天早上會看到這些不認識的人,經過你身旁時跟你點頭、對你微笑,為舞蹈所帶來的喜悅給予溫暖的回饋,不用言語,但依舊可以感覺到對方心中的支持與溫暖。這種經驗,讓我體悟到人的心只要願意敞開,用愛及美,簡單、單純的能量流動,是可以化解人與人間的距離、冷漠及突破空間的限制,讓彼此心靈更靠近,不再有疏離及不安感。

現代社會步調緊繃,許多人開始在繁忙的生活當中回過頭來,從佛教的禪境中尋找心靈的安定。透過敦煌舞,您是如何理解佛教中所說的「禪」呢?

我不是很清楚佛教中所謂的「禪」真正的定義是什麼,如果說佛教裡面有言禪,那佛教之外有沒有禪呢?或是其他的系統有沒有說禪呢?在我的概念裡面,禪是不分宗教的。甚至可以從科學去理解它,比如現在很熱門的量子物理學去解釋佛法中的一些意境。在敦煌舞或敦煌能量舞中,我體會到的禪是一種精神︱在舞中「大自在,大智慧,大自由」。在舞蹈的當下,必須很覺知地跟自己的身體在一起。在生活中,我們的覺知力很多時候是很低的;但在舞蹈中,對身體的覺知力必須要提高,才能配合舞蹈動作的要求。我所體悟到舞蹈的禪境第一便是覺知,與身體合而為一;其次是心,由心去舞動,由心去帶動身體的移動;再則是環境,當你舞到一個狀態的時候,可以跟外在的環境、大自然甚至是宇宙共同存在。因此舞蹈可以到達一個身心靈合一且平衡的狀態。如果問我舞中的禪是什麼?我認為便是如此。

在高壓、高工時的工作環境中,許多人不僅缺少心靈的滋養,有時就連活動身體的時間及意願都不太足夠。對於習舞的初心者及有心接觸的讀者們,李老師有什麼樣的勉勵呢?

不敢說勉勵,只是想分享自己的體悟。任何學習前題是「好玩、輕鬆、不費力」;再者是「淬鍊、修煉、尋歸途」,其實我也還在學習如何在這兩者之間尋求平衡。以前者來說,敦煌能量舞是純真至善的身心靈舞蹈,你可以不用想太多,就讓身體配合旋律去律動,展現天人之美,自然會心生歡喜,當作是生活中的調劑,也是舒壓、雕塑身材、身心平衡、讓我們心情愉悅的一種舞蹈。可是如果你願意走入這個舞蹈更深層的領域去探索,它就不再只是一種生活美學,而是一種生命美學。所謂的生活美學是一種水平式的學習,可以透過學習各式各樣的事物來增進知識廣度,豐富生活;可是生命美學是垂直式的學習,也就是走上身心靈修煉修行,是往上的、垂直的道路。敦煌能量舞既是水平式的學習,也是垂直式的學習。對讀者有什麼建議的話,我會說:可以先從表面上的歡喜心去學習,之後再慢慢開啟往內垂直式的學習。佛經上言:「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是有異曲同工之妙。於是從「敦煌舞」慢慢進入「天人之舞」、「佛舞」甚至是「禪舞」,那生命便開始不同及改變了。

李憶苗圖片提供

  • Share post
nce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