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家記憶

分享給朋友

夜色如墨汁層層覆染加深,而我卻無法入眠,抬頭看著被鐵窗阻隔在外的月亮,抽風機聲中交雜著電風扇的聲音,轟隆轟隆地演奏著每個晚上相同的曲目「舍房交響樂」。
原以為從入監那刻起「恐懼」將不再如影隨形,怎麼知道從踏入監牢的那天起,真正的恐懼才起步。糾結的荊棘鐵網,殘忍的隔開令我深深牽掛、愛戀不捨的親人,無能為力的無奈蔓延全身,這就是我無邊無際,永遠都到不了盡頭的「恐懼」。

鍾同學沐手恭繪聖像

對親人的每一分思念從沒停歇地牽扯著我的心、我的肺,這種壓迫窒息的感覺,沉重得令我無法喘息。有一天接見時,總不斷殷殷期許叮嚀的母親,不再說話了!沉默無言、難以啟齒的眼神,令我慌亂不安。害怕從母親口中得知任何我不想聽見的壞消息,我不斷地在心中禱告著。但……丈夫自殺身亡的震撼彈,卻殘忍地炸得我體無完膚。其實「悲劇」早在我染上毒品那一刻開始,不是早就註定好了嗎?
一曲悲歌一旦奏起,就是惡夢的源起。99年的淒冷長廊,排列著一間間鐵鍊深鎖的囚室,難耐炙熱的8月天,囚禁著一具具汗如雨下的軀體。即便如此,卻仍烤不熱我的心,任憑冰冷的感覺席捲全身,腦海中充塞著滿滿揮之不去母親為我心疼不捨的紅腫雙眼,以及她來不及梳理的凌亂白髮。一股懊惱後悔的情緒,無窮無盡的纏繞,令我食不知味連淚水爬滿臉頰都不自知。丈夫離世,沒有留下一句話,靜悄悄的像沉默的河水流向海洋,像片凋零的花瓣,飄落入土為泥。
失去自由的每一天,我都活在自責內疚的情緒中,整整五年。過往那些被「毒品」抹去的記憶,一一浮現,日日夜夜不斷糾纏的我痛苦不堪、夜不能寐。直到有一天看見舍房的同學翻閱《佛祖心》,就從這本書開始,讓我見聞了每一位大師、上人大智慧的開示話語,頓時令我引入靈泉甘露般的通體舒暢;腦袋茅塞頓開的通透明亮。大師開示字字珠璣,使我退色生命重染色彩,令身陷迷惘黑霧中的我看見曙光。
現在的我,是以感恩的心看待生命,因為深刻體悟經文中背後寓意,以及《地藏王菩薩本願經》裡,每段經文情境的示現,給予我的巨大衝擊,讓我成長。並且深刻明白自己潛藏內在的龐大力量,促使我在此困境絕境中昇華心靈。只有體驗過生命歷程裡的無常、無奈、無能為力和悲歡離合,才能從經歷滄桑的驚滔駭浪中安於現實生活中的平時寧靜。
今夜;夜已好深了,唸完一部份經文後,心中迴繞的舒服氣息,令我昏昏欲睡。被鐵窗阻隔在外的月亮依然皎潔明亮;抽風機和電風扇相互交雜演奏的「舍房交響樂」依舊,而我已隨佛菩薩的祥和慈悲入睡。

  • Share post
nce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