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吳鴻文 大徹大悟新生活

分享給朋友

錯誤的第一步

1979年,11歲的吳鴻文,在昏暗壅擠的電影院,看著台灣黑電影《錯誤的第一步》,講述身為紅燈區妓女戶保鏢的主角,幾度在同夥要挾下涉案犯罪,遭逮依法判刑坐牢,但其良知未泯意圖報效社會,最終在新聞記者引導下,逐漸回顧起自己當年罪行與無奈的人生經歷,片中演員劉金圳一身的刺青及逞兇鬥狠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吳鴻文的腦海裡。

身為長子的吳鴻文備受寵愛,年幼時因父母分隔兩地,吳母為了生計至工地做粗工,辛苦撫養吳鴻文以及2個弟弟1個妹妹,國小畢業後,疏於關心的吳鴻文拿著母親給的零錢,沉迷電動玩具,流連於不良場所,認識的朋友帶著他逃家、玩樂,此時的吳鴻文刺下了第一個左手臂的刺青,開始他猶如電影《錯誤的第一步》的人生。

吳鴻文寫書法

剛升上國中的吳鴻文,看誰不順眼就修理誰,氣焰囂張的他第一次進了少年觀護所,出所後的吳鴻文,在母親的勸說下將手臂的刺青以痣藥膏腐蝕的方式處理才得以就學,待在夜間部的他持續打架生事,不久,接連兩次進入感化院,當年的感化院缺乏制度,進去的孩子誰拳頭大誰就有資格說話,再次踏出感化院門口的吳鴻文離開了學校,一步一步地進入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不需要一技之長,只需要刀槍和殘酷。

放下-吳鴻文作品

睜開眼睛,迎向我的是手持防彈盾牌的霹靂小組

1994年,歷經5年的軍旅生涯,不服管教、多次逃兵、奪槍指著上級長官、割鋸鐵窗逃獄等荒唐行徑吳鴻文都做過,最終從高雄燕巢看守所步出時的他性格依舊剛烈,特立獨行、擁槍自重更染上毒癮,誰都不信任唯獨那兩把插在腰間的槍,儘管母親再三勸阻、甚至撞牆自殘只為求他別再犯行,當時的吳鴻文仍舊聽不進去母親的話。

1998年的一個清晨,因施打毒品在家昏睡的吳鴻文緩緩地睜開眼晴,看到的景象不是熟悉保護自己、緊閉的鐵門木條,而是一個個手持防彈盾牌、全副武裝的霹靂小組及警方,在警方蒐集情報、依法突襲的情況下,吳鴻文遭到逮捕,解送法院,依懲治盜匪條例、槍砲案、毒品等法規,遭法院判刑27年5個月。

吳鴻文一家人合影 編輯部/攝影

監獄,是我人生的新起點

1999年,因腦中風離世的吳父,讓原本在獄中打架鬧事、我行我素的吳鴻文回憶起與父親的過往,不論雙親分隔兩地、父子情節等原因,始終是他的父親,隔年2000年,最疼愛的三弟因客運過失身亡,雙重打擊之下,吳鴻文感受人生的無常與失去自由無法為摯愛親人奔喪的悲哀,他開始思考自己過去的時光:人生如此短促脆弱,難道沒有掙脫樊籠、重獲自由的機會嗎?

一直在犯罪漩渦裡打轉,最後換來的只是牢獄。吳鴻文感到辛酸,體會到狂徒末路的感覺。在他最徬徨無助的時候,僅能藉由看經書、唸經求得內心的平靜。在一次的因緣際會下,一位獄友送了一幅蠅頭小楷所書寫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給吳鴻文,讓他開始嚐試臨摹,磨心煉性,希望能將抄寫經文的功德回向給往生的父親與弟弟,以及保佑家人平安、健康的過好每一天,因為失去自由的吳鴻文能做的就只有這些。

2002年,轉往嘉義監獄服刑的吳鴻文,遇到了當時的蘇該得主任,鼓勵了他臨摹《金剛經》、《阿彌陀經》、《道德經》、《地藏王菩薩本願功德經》、《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等經文,吳鴻文更嚐試在經文之中設計鏤空的字體,讓他踏上了書法創作的這條路。

靜思語-吳鴻文作品

放下執念

2014年,回到闊別16年社會的吳鴻文,得知二弟突如其來的淋巴癌第4期,這個弟弟他不能再失去了,吳鴻文費盡苦心散盡家財的醫治才將重病的二弟從鬼門關救了回來。此時的他憶起三弟的逝世更加感到不捨,為尋求其死因的真相,與肇事對方發生誤會,遭控訴觸犯法規收押禁見五個多月。

收押期間的某次會客,結束時看著吳母離去僵硬怪異的背影,隨後吳鴻文才得知,年邁的母親出了車禍,在加護病房整整待了30天,病情一度危急至下半身癱瘓,為了不讓收押的吳鴻文擔心,吳母拆掉護具後才進去探望,知道事情真相的吳鴻文愣住了,年邁的母親多年來無怨無悔的付出,盼的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當家人需要他時,他究竟在哪裡?

第二次會客,下跪的吳鴻文面對坐著輪椅的吳母,他知道錯了。

更生模範吳鴻文伉儷感謝媽媽一直以來的關懷

佛法不只要知,更要行,莫忘學佛初衷

2017年,回顧荒唐的幾十年歲月,吳鴻文終於明白電影「錯誤的第一步」中,嚮往的一身刺青背後所要付出的代價與後果,現在的他希望以自己的親身經驗給予社會警惕,重新提筆創作並利用創作之餘的時間,參與安寧療護︱臨終關懷課程,幫助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透過課程了解生命的可貴與尊重。

更生模範吳鴻文(左三)與法務部邱太三部長(中)、臺中更保王錦賜主任委員(右二)及謝淑娟主任(左一)、法務部會計處處長許專琴(左二)、黃映蒲大師(右三)及本社凃主編合影。

善行期間,吳鴻文心中也種下一顆種子,希望將書寫的作品公開義賣,其所得全數捐贈功德回向給需要幫忙的人及關心他的親友們,亦將數年來靜心創作的作品集結成冊,為過住的人生劃下句點並展開吳鴻文書法之藝途。

台中更保提供,編輯部編整

  • Share post
nce36

發佈留言